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小说   

东方香霖堂第五话 夏季的梅雨堂

标签: 暂无标签

顶[2]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导航编辑本段回目录


回到目录:东方香霖堂

上一话:第四话 雾雨的火炉

当前: 第五话 夏季的梅雨堂

下一话: 新第一话 无名墓边的彼岸花 

前篇编辑本段回目录


第五话 夏季的梅雨堂 前篇
封面封面

东方香霖堂 ~Curiosities of Lotus Asia.

翻译:rainbow

强烈的阳光、湛蓝的天空,幻想乡迎来了盛夏的时节。
可是,香霖堂的周边却好像忘记了梅雨季已经过去一样,不停地下着奇妙的晴天雨……
根据“东方”系列原作原创的故事连载,围绕不可思议的气象展开的第五话前篇!



 


一年之中湿度最高、最有日本风情的梅雨季终于结束,夏日强烈的阳光照射进香霖堂里来。

在梅雨季,东西很容易就会发霉,所以书本和道具的霉烂速度经常令开道具店的人挠头不已。这种让人郁闷的季节终于宣告了它的结束。


——可是,我的烦恼可还没有完全消除呢。

我倒不是受不了夏天的日照,可能是因为角度的问题,那强烈的日照倒会把我的店里弄得更昏暗。店内的昏暗与窗外的明亮结成的契约让我切实地感受着夏季的来临,所以不管是那种昏暗还是明亮都是我所喜欢的。

不过,今年的夏天可不一样。日照确实仍旧强烈,是货真价实的盛夏阳光,可我这店里呢,从窗外照进来的光线却比往年要多得多……就好像是我的店建在了湖泊上一样,光线从四面八方无秩序地反射到我的店里来,这光亮可让我感受不到夏天感觉。而且好像这仅是我这店周围的情况,不过这样的天气已持续了整三天了。

不凑巧的是调查这“异变”可不是我的专长,要是平时,稍微有点异变什么的就会立刻有那么个人来给解决的,可是……这回怎么看怎么就光是我这店周围,那家伙也注意不到这里吧。不过要让我在这种鬼天气下去拜托她来调查也太麻烦了……

反正那个人类就算不管她她哪天也会来吧,她不管时候好不好都会跑我店里来,弄得我都说不好她来是方便啊还是捣乱啊的……


——叮当、叮当

“我说啊!为什么光你的店周围在下雨啊!?”
插图插图


你看来了吧。她就是调查这类异变的专家了。

“这不是灵梦吗。”

我刚想说“来得正好”,不过还是先看看调查专家灵梦的反应再说吧。也许她知道些这异变其中的奥妙。

“你还故作清闲什么呀?真是,霖之助你知道你自己的店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吗?”

对了,那异变,就是虽然梅雨季过去了可不知为什么却还在一直下着晴天雨,还一点儿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而且湛蓝的天上还没有一片云彩……这些就是我店周围的情况。不过我决定暂且还是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那你说,成了什么样子了?”

“服了你了,你连门都不出一步吗?你这店的周围雨下得从外面都看不见了,而且还连一片云彩都没有……从远处看就好像这一带被白布给包裹起来了一样啊。我还想呢,不会是你又开始做什么奇怪的实验了吧?”

“是嘛,果然只是我这店周围啊。”

这我已经知道了。

“你阴谋要干什么呢?”

“灵梦,我可什么都没干呀。”

“那这可真是场豪快的晴天雨啊,看来情况严重得不一般。”(*1)

看来灵梦也没掌握着什么太有用的消息,那么就让我来煽动灵梦拜托她帮我调查一下吧。我递给灵梦条毛巾,让她把湿透的身上擦干。


“说起来,前阵子你可真辛苦了啊。”

“前阵子?你指什么时候?我一般都在辛苦记不得太清楚了。”

“不是有一年都要到梅雨季了可还在下雪吗?解决那次异变的不是灵梦你么?”

“啊啊,那次啊?那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呀,比那更倒霉的时候我遇上得多了。虽说哪次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怎么听不出事态到底严重不严重啊。”

“普通啦,普通。要我说的话,放着不管才会出大事呢。春天不来就会有人发愁所以就去解决了,雾散不掉就麻烦了所以就去解决……那这么说,霖之助,你也在发愁喽?”

“你很明白啊。不错,我是在发愁。”

“一开始你那么说不就好了嘛。没办法啊,这场晴天雨,我就给你调查一下吧。”

灵梦看上去有点得意,谁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会很辛苦的样子。与其说她是因为有人发愁所以就去解决异变,我倒只是觉得她是对奇怪的事情有兴趣,喜欢介入进去管管闲事而已。

“抱歉要你帮忙啦。我因为还要做别的事情,正发愁该如何是好呢。”

我倒没什么事儿要干,说明白点就是闲得很,不过要我调查这异变的话我就是门外汉了。

“无所谓啦。反正衣服都已经淋湿了,再往雨里跑一趟也不会差到哪儿去……霖之助你就干着你的‘别的事情’等着吧,就这点小事,我看用不了多久就能解决。”

灵梦说着,意气风发地走出了店门。灵梦果然如我所想马上就接受了调查的工作,不过细想想,灵梦也就是没什么事往店里来了一趟而已。不,也许这次她一开始就是为解决这个异变而来的也说不定。

我会这么想,是因为给灵梦的毛巾根本就没湿,灵梦根本没有拿它来擦干身上,看来是已经做好再出去一次的打算了。或许,也可能是她不管衣服湿不湿都没关系。


我看,只要放着灵梦不管,再过个把小时之后夏天的阳光就能一下子照进店里、让这里恢复往常夏日的昏暗了吧。灵梦只要是开始行动了的话,至少差不多2~3小时到半天、至多也就一天的时间异变的状况就能复原,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我就来沏壶新茶看些书什么的吧,反正以后的事儿放着不管就行了。茶水美妙的香气能让我忘记时间的流逝,要是我这副样子给灵梦看到了的话估计她会大怒吧……

话说回来这场晴天雨,看来灵梦也好像不知道原因啊,不过其实我倒是想到了一点,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要真是的话那可就是吉兆了。而且再过一会儿估计就没事儿了,也许灵梦能做的也就是来点应急处置而已,再有,关于这事儿跟谁都不能说也够我一呛,尤其不能对魔理沙说。


——轰!轰隆轰隆轰隆……

就在刚才一瞬间,店里面在一阵连书上的字都看不见了的强烈的青白色闪光之后,和窗外的景色一起瞬间变暗了下来,雨紧接着下得更大了,本来还是晴朗的天空现在却变得黑暗,远处的景色也渐渐看不见了。
插图插图


我还在期待着夏天强烈的日照和店里的昏暗呢,却着实给这突然的雷鸣和天色的转暗吓了一跳。晴天霹雳就是指这情况吧……说来,就算是晴天刚才还一直都在下着雨呢。

看着这一下子下大了的雨,我开始担心起灵梦来……或者说我担心的是解决异变后灵梦的牢骚。估计解决是会解决的,不过这暴雨肯定是她没想到的。我要是备着身灵梦换的衣服就好了,再怎么说这关系到灵梦的情绪问题。

我思量着看看外面的状况就凑到窗子附近去往外看,可根本看不到灵梦的影子。雨是越下越大,那势头就跟要把全世界的色彩都夺走一样。森林和山丘也徐徐地失去了它们的轮廓,终于和这完全灰色的世界溶为了一体。我只能听到雨水击打着屋顶的声音。

这时,我看见个向着店前跑来的人影,那是个和现在的风景一样,失去了自己本该是单调的黑白色的人影。


接续到后篇

(*1)“晴天雨”这个词,在日语里除了有「天気雨」这个说法之外,还有个比较俗的说法就是「狐の嫁入り」,而灵梦后一句说的其实是“看来不是只普通的狐狸啊。”,是句借了“狐”字的双关语。



后篇编辑本段回目录

第五话 夏季的梅雨堂 后篇
封面封面

东方香霖堂 ~Curiosities of Lotus Asia.

不可思议的雨,突然间却变成了强烈的暴雨。
这时,被淋成了个黑色落汤鸡的魔理沙正好顺道来到了店里。
从她粗鲁的抱怨中可以听出,看来这场异变的原因还在霖之助其自身。
但这所意味着的,最终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种预兆呢…… “夏季的梅雨堂”之后篇!





——咚!轰隆轰隆轰隆……嗙!

“喂!这怎么回事儿!?这雷雨可不是寻常的玩意儿嘞!”

态度极其不寻常的魔理沙飞也般地闯了进来,而且瞧她给淋得那样子也不是寻常的。

“怎么了?你说什么不寻常啊……这不是常见的夏天的雷阵雨么?”

“瞎说,这雨可是光在这店边儿上下耶,没这样的雷阵雨吧?”

哎,刚打上招呼就跟魔理沙说谎也不是事儿,我就把事到如此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啊。要是我的话,像那种程度的晴天雨立刻就能让它放晴啦,不过,要是打扰灵梦的工作她就该生气啦,这次就交给她来处理好啦。”

“至少,你先把身上擦干了。你要是——”

“‘穿那湿衣服坐我要卖的东西上我就不好办了’,对吧?我知道啦。不过我是飞奔来的所以也没淋湿多少啦。”

“就光这店周围下雨啊”,魔理沙边说着边接过毛巾开始擦干衣服。

在我看来她淋得够透的了,是下雨的范围比我想的要广呢,还是她在真正进来之前到别处转悠去了呢……眼看着这异变,我看魔理沙她肯定不会老实安静下来的。

魔理沙随便地擦了擦身上,就坐到我要卖的壶上面去了。

“反正啊,既然只有这店的周围发生了异变,那原因肯定就在你自己啦。”
插图插图


“不过我心里可没谱呀……”

我还是有谱的,可那事儿不能跟魔理沙说。

现在只有这店的周围在下雨。说起雨这个字,也可以读作“天”字,只有店周围下雨,那就是说天要下降于此,也就是可以理解为“拥有天下”的意思。不久前从魔理沙那儿骗……不对,是通过正当的交涉之后,我得到的那柄剑,那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剑,那剑名为草薙之剑,别名又称天积云剑,有夺取天下的能力,不,甚至有这以上的能力。

这雨,恐怕是上天承认了我的吉兆,没错的。说起能操纵天气,那可绝非是普通的妖怪能随便掌握的技术。

“你怎么啦?咧着嘴在那儿坏笑。我想啊,这雨,会不会是什么喜欢捣蛋的妖精干的好事儿啊?”

“哎?是、是吗?让天上下雨这是能简简单单办到的吗?”

“让天下雨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啦,再说,能操纵季节的妖怪又不是没有,而且这雨,下的范围又那么小,是不是你干什么求雨之类的事儿啦?”

“只有这里下雨……哼哼哼。”

“啊—?别无视我。”

我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已经统一了天下一样,不过还必须得注意不能让魔理沙觉察到这一点。要是把从她那儿得来的那把剑的秘密暴露给她可不得了。


魔理沙频繁地注意着窗外的状况,看来是很在意这场暴雨的样子,她表现得相当不安分。

“灵梦要是失败了,是不是也差不多该放弃回来了吧……”

“哦呀?你竟然会盼着别人失败,真少见啊。”

“你说什么呀,我可是闲得没事儿才来你店里的耶,正好又有个可以消磨时间的事儿摆在眼前,我可踏实不下来呀。”

“那异变的调查工作,我也拜托一下魔理沙如何?你们俩人干我也不会觉得怎样啦。”

“我可不想再淋湿了啦。”

“瞧你,真是任性的家伙呀,魔理沙!”

我这里可正发愁着呢,你帮我调查一下我也是会感谢你的,不过我也不能太强求。看来这帮家伙完全只是为消磨时间才到我这里来的,两位可谓半斤八两啊。


——咔啦!轰隆轰隆轰隆……

“呜哇!刚才那雷!距离相当近耶!”

那是因为就店的周围在下雨,雷声近是肯定的。不过,就在那声雷的巨响之后,雨突然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没了刚才那瀑布般暴雨的响声,周围瞬间变得安静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雷声太大把耳朵震出毛病来了,不过魔理沙立刻开始叫起好来,店里也马上又变得吵闹起来。

“哦!雨停啦。灵梦那家伙,解决掉啦?”

“不愧是灵梦啊,小雨变成暴雨的时候我还担心该怎么好呢。”

“不过要是我,本来能更机敏地解决问题啊。”

魔理沙平静了下来。窗外强烈的日照让夏天的感觉回来了,同时带回来的还有夏天我店里特有的昏暗。天上没有一片云彩,看着这天空,有谁会相信就在刚才还下着那么大的雨呢?我都不会相信。


——叮当叮当

“啊—,可完事儿了。真是的,把这么个活儿托付给我,你给我哪怕沏了点儿茶没有呀?哇,怎么魔理沙也在啊?”

“香霖把事儿托付给灵梦你,他却根本没准备茶水什么的耶,他自己倒是喝来着。”

我正慌慌忙忙地准备去沏茶,魔理沙说“都这个时候了,还是吃饭吧”。

“什么意思嘛?想说我太花时间了吗?算啦,要是魔理沙给我准备吃的东西也行啊。”

“就是你花时间太多啦。好了不说啦,今天就给你做次饭吧,有什么材料呢?”
插图插图


这里又不是你的家,算了这么点儿事就别追究了吧。


魔理沙走进厨房去了。虽然不是魔理沙,不过真的,现在还有什么材料啊?因为这雨我在家憋了有一阵子了,估计没什么新鲜的东西了。不过,魔理沙肯定会凑合着给弄点什么吧,经常是她拿些吃的东西过来,所以我看她也不会期待着我这里能有什么丰富的食品……我先向灵梦道了谢,递给了她条新的毛巾。灵梦马上开始擦起头发来,然后催促般地问我“茶呢?”

“哎,先等等,现在马上给你沏。那个,这异常的晴天雨是怎么回事儿呢?”

“嗯?嗨,别提了,原来只是梅霖的妖精住到了你屋顶的里边去了。我稍微威吓了她们一下她们就跑掉了。不过我不知道怎么中途雨一下子下大了,是不是有谁捣乱了?”

梅霖的妖精?

“那是种能让雨期延长的喜欢捣蛋的妖精,就像霖之助一样。”

“你说什么啊?我可没让天下雨呀。”

“可你那名字,不是有个‘霖’字么?”

“那又不是按那个意思起的。然后呢?那些妖精是怎么回事儿?”

“因为你的店总是长着霉菌、脏兮兮的,她们似乎是觉得住着挺舒服就一不小心落了户。你也该偶尔把店的角落也打扫干净才行啊,要不然就会像这次这样,住进来了什么东西你都不知道。啊,谢谢茶水。嗯~是新茶呢。”

店外充满了鲜亮的绿色和缺少了些纤细感的刺眼的阳光,刚刚才停下的雨就像是盛大地撒了次水一样,现在一阵阵清凉而又舒适的风吹进昏暗的店里来。

店里屋传来魔理沙的声音,看来是饭做好了。

“不行啊香霖。好多的食品都发霉了耶,就说这雨下得时间长了点你怎么也得稍微整理一下呀。没办法啦,今天就做了点儿大酱和香味儿小吃当主菜,别嫌单调啊。”

话说回来,原来只是因为发了点儿霉呀……我看着装饰在我店里的那把剑想道:看来我离我的天下还差得远啊。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东方香霖堂第四话 雾雨的火炉 下一篇东方香霖堂新第一话 无名墓边的彼岸花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2

收藏到:  

词条信息

辉夜是我妹红的
辉夜是我妹红的
版面校对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已删除
此用户已删除
最近编辑者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