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小说   

东方香霖堂第11.5话 神明的道具

标签: 暂无标签

顶[6]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导航编辑本段回目录

目录:东方香霖堂

正文编辑本段回目录

番外 第11.5话 神明的道具

神明的道具


「这个道具是……外面的人类究竟是怎么想的要作它呢」

我不由地感到一阵寒意,随后把道具收到了店里头的货架上。


别看我其貌不扬,森近霖之助可是正经的商人。放置有各种道具的『香霖堂』是道具屋,里面的道具几乎都是商品。为了卖而收集着道具,为了客人而开着店门。

然而,那帮不是客人家伙的却来到店里,还把人当伪商人来看。还说「反正不竟是些不打算卖的东西吗?」这种话。我只是没想卖给不是客人的人而已。

但确实在店里面有不打算卖的,可以说是嗜好物的非卖品。这些物品,对于店来说只是占地方的障碍物。不过,对于我来说可都是比商品价值还要高的东西。能够支付和这些物品价值相称的代价的人,还从未出现过。


这其中还有一个最近令我很在意的道具。因为它实在令人毛骨悚然,以至于我没法跟他人一起商讨。可以放在手上那样大小的灰色的小箱——材质似乎是被称作塑料的东西吗?就是这样一种,由既不是金属又不是石头的材质构成的道具。最近像这种材质的道具非常多。另外,还附有各种形状的按钮或开关类的东西。只是,按下去也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这样的话倒没什么令人害怕的,但奇怪的是这个道具的『用途』。我的能力,即是『能看透道具的用途』。所以它的可怕也只有我才知道。这种恐怖使我将它归为非卖品。


——哐啷哐啷

「外面好冷呀香霖。森林那边反而好一些」

「魔理沙啊。进来的话要先把雪拍落哦」

「啊— 正在拍呢」

我将那恐怖的小箱藏起来似的放到货架上后,走向店门口。

「现在拍已经晚了。你这不是已经在店里面了么」

「我又不是客人,这点事没关系吧?」

「那就更不好了,商品湿了的话怎么办?」

「反正不都是些不打算卖的东西吗?店里不全都是非卖品么。感觉你都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

「就算是非卖品也不能弄湿呀。你倒是快到外面拍拍雪去」

魔理沙不情愿地走了出去。见她帽子上面也积着雪,外面下得那么大吗……因为完全没有出去所以我甚至连下了雪都没有觉察到。

但这样就好。严酷的冬天,只要在人类智慧的产物,烤炉边静候到开春就行了。

「久等了。外面虽然冷,但太阳出来了很漂亮呢」

「这么说雪停了?」

「嗯?一开始就没有下什么雪呀?」

「不是在你的帽子上积着吗」

「哦哦,那个是被树上的砸到的。估计是爱淘气的妖精干的吧?只要有人经过树下面,就会摇树使雪掉落下来。害得我脑袋重得不行」

虽然我在意她为什么不在砸到的时候就拍掉雪,但反正会回答『想要锻炼脖子』什么的,所以便决定不问了。

「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物品进货呀?」

「对了对了最近……」我说到一半便止住了。

最近进的货,就是刚才那个恐怖的箱子。要说恐怖在哪里,就在于那个道具的用途。

那个道具的用途,貌似是用来操纵任何物体的,比方说操纵人,让他打仗,或引起战争,有时甚至能够用来毁灭世界。简直就像是神明的道具一样。从外表看怎样也看不出是这样一种道具,但我的眼睛便让我如此确信了。

我花了一段时间来确认它的真伪,结果因为不懂得使用方法所以连一匹虫都没能够操纵。于是便放弃并使其作为非卖品沉眠在店内深处了。

「最近怎么了?」

「最近……做了奇怪的梦。讨厌的空气,刺耳的声音,过于耀眼的光芒和从未见过的景色,但不知为何感觉似曾相识……」那个小箱的事现在还是别讲为好。

「根本就是无关的嘛。梦的事无论怎样都好」


——哐啷哐啷

「哎呀这个店真是的。很危险呀。霖之助先生」

「危险是指什么呀?灵梦。没有比这家店更低调的了」

结果,昨天魔理沙好像只是消闲来了,也许是受不了太消闲,后来又不知哪里去了。就好比在雪面上来回奔跑的狗一样。

今日的访客—不对不是客人,是灵梦。总是非客人的人到访,可能是因为这家店太过低调了。

「不是低调的,只是竟堆着不打算卖的东西的店吧?先不管这个,霖之助先生根本就不出门吧。又总是开着供暖设施,屋檐的雪融化后形成了许多冰柱唉?那种东西掉下来的话会很疼呀」

「那不是挺好么。爱淘气的妖精也许会帮忙赶走奇怪的人类」

「你是说妖精会敲落冰柱吗?又不是森林的妖精」

「无所谓了,等你回去的时候掉落也行。你赊的账应该够这点事了」

「那我也无所谓。但今天来是为了别的,我给你带口信来了」

「口信?」

「『过一阵我会来取那个物品的』这样。那个物品是什么呀?」

「……那个物品是什么呢?再说究竟是谁的口信啊?」

「当然,是紫的咯」

我想象了一下紫说话的样子后露骨地做出了厌烦的表情。受照顾却说这种话是不太好,但那位妖怪少女样的笑容实在是很不吉利。

「她还没有冬眠呀」

「正因为冬眠了所以才有口信嘛」

对呀,那位妖怪少女的话一定会知道些那个小箱的事。不过……也是我最不想交给的对象。至今她随便拿走的道具也没有还回来,而且我不由地感到一些寒意。

「没可能是那个东西吧」

「总之,口信可是捎给你了。今天我要去稍微买点东西」


灵梦说罢就急忙走出去了。我想不该来到店里却说「要去买点东西」而走出去吧。就好像在说在这里没有要买的东西似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又把那个灰色的小箱取了出来。紫所说的那个东西,果然还是指这个吗。这个箱子是我偶然捡到的,难道是紫的东西吗?

掉落在幻想乡的道具,要么是因结界的事故而掉下来的,要么是没有使用者而变成幻想了的道具,要么是所有者突然消失了的道具等等。如果这个道具师神明的道具的话,外面的世界已经不存在神明了的可能性就很大。

如果这个道具真的是可以操纵任何物体的道具的话,现在处于危险状态的幻想乡根本就不堪一击。尤其是交给那个妖怪少女的话,会发生什么根本就无法想象。


竟然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道具,普通的人类估计谁也不会当真。但是,却有足够的根据使我相信。

至今捡到的外面世界的道具,有些是在幻想乡根本就无法想象的东西。也许真的有想要毁灭世界的道具呢。我想尽量避免因外面的强大力量被带进幻想乡而造成混乱。灰色的小箱虽然现在完全没有要动作的迹象,但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发挥出那等同于神明的力量。那个能力一旦发动,操纵人类,使其争斗,引发战争,世界便会被毁灭掉吧。

我喜欢现在的幻想乡。所以这个小箱不能交给任何人。

这种危险的道具还是毁掉吧。用木槌将这个道具毁掉吧。

我带着对这个灰色的小箱的些许依恋,使劲挥下了木槌。


——第二天,我久违地在准备出门。因为有不得不出去办的事。

昨天我确实是对准小箱挥下了木槌。然而……打中的感觉却很奇妙。就好像敲在了柔软的被褥上一般。我惊奇地朝木槌下面看去……

我实在不想再回忆起那个光景。在为了毁坏而挥下的木槌与小箱之间……竟然夹着一只白色的手!对,仅是手的生物接住了木槌。我本已是使足了力气敲下去的,然而那只手(纤细的女性之手)却显得很泰然。那只手将木槌丢开后立起食指,在我面前左右摆了几下。好似在嘲笑目瞪口呆的我,那只手抓起小箱后,便忽然消失了。

当时因为不知到发生了什么而愣了好一阵,但冷静下来想想后,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稀奇的。能够做到这种事的家伙,在我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一位。没错,一定是她拿走的。就是那最不应当交给的对象。

我虽然还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但姑且准备了油炸豆腐。

「——还做什么油炸豆腐……然后就只是在门前呆立不动吗?」

「魔理沙呀,你什么时候进到店里来的?」魔理沙就在我的身后。

「看你好像慌慌忙忙得样子。于是没打招呼就进来了。没什么更深层次意思」

对了,与其我出去不如让魔理沙去找,这样效率一定会高好几倍

「魔理沙,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去把紫找来吗?无所谓哦」

「!?你怎么知道我正在找紫呢?」

「因为油炸豆腐」

魔理沙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虽然刚进来但又跑了出去。这样一来……在这寒冷的日子,我就不用出门了。

平静下来后我想了一下,那个小箱究竟是什么呢?我的能力让我看到了它恐怖的用途,但又感觉那么小的道具不会具有那么夸张的力量。只是,刚想要破坏就被紫拿走了,想必不应该是什么破烂东西……

黑色的看起来很不值钱的按钮,背面和侧面还开着用途不明的洞。最有特点的是,在几个按钮的上方,有一扇不能开闭的小窗。看着那窗户就感觉要被吸进去似的,那种令人害怕的无机性。

然而,感觉没什么重量并且里面也没塞什么东西。说它危险,不如说不毛或是有点寂寞。如果像灵梦那样感受性很强的人,说不定会觉察到什么。或许会看到使用它的人所注入的思念那种东西。

……为什么不在手头了,反而能明确地回忆起那个道具细微的地方呢。我的眼睛,被其能力所表现的幻想所蒙蔽了么。或许下次得练练不依赖能力去看清事物才行呐……


——哐啷哐啷

进门的声音使我觉察。我好像边思考边打了点瞌睡的样子。

「什么嘛。拜托我去找人,自己却游走在梦中吗?」

「哦哦,魔理沙…… 这么快就回来了呀?」

「紫那家伙在神社呢。在那儿悠闲地喝着茶呢。连冬眠都忘记了」

「……然后,紫有什么反应吗?」

「让我给你带了个口信」

「又是口信么…… 内容是什么呢?」

「哦哦,『本月份的已经收下了』这样」

什么,竟然用那东西代替了金钱么。话说回来本月份是啥?难道每月都来收租钱吗?我还真是跟麻烦的妖怪做了交易呀。

「还说了些什么『前一阵,不是跟你说外面世界流行携带用的东西吗?所以这类道具便掉进来很多。这个叫做携带游戏机,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跟假想的敌人战斗呀毁灭什么的…… 哎等等,这台灰色的可是很旧的机种呢。发色又是黑白的……这种旧东西,外面世界也没多少人拥有呢。现在呀,流行附有两个这种小窗的东西哦』。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原来如此,这口信不错」

外面的世界,现在在流行什么样的『携带游戏机』呢。紫所说的带有两个小窗的小箱,在流行结束后说不定也会掉进来吧。

屋檐的冰柱静静地掉落下来。也许是淘气的妖精们,在为难走过来的奇怪的人吧。


ZUN的留言编辑本段回目录




大家早上好。想必没有多少人会在早晨读此文,我是ZUN。

其实前回也受邀了(应该是指小说合同《霊偲志異1》),但前回因为永夜抄的期限所以勉强推辞了。因此,能够再有这样的一次机会真是太好了。

您问什么机会?当然是可以将香霖堂发表在其它地方这件事了。这样在出单行本的时候就不是单纯的拼集了(笑)如果只是商业性质的发表就有点那个呢(几乎都是谎话请不要相信)。

说到立体声(Stereotype,跟上文的“商业性质的”属一个词,“Stereotype”的含义非常多,这里就不陈述了),Gameboy可是立体声的呢。明明只有一个扬声器。这种地方很棒呢。嗯就跟甩裙子的内侧一样。好美丽。

我想现在应该没有多少人会碰初代Gameboy了。啊啊互换性真是罪过啊。DS出了的话也就不碰Advance了吗?

对了对了,关于小说的内容。这次的故事,是目前连载中的 東方香霖堂~Curiosities ofLotus Asia. 中的一话。

我想有些读者如果不了解的话有些内容也许会看不懂,所以稍微作下人物介绍。

森近霖之助 …… 把丢在路边的道具捡起来卖的眼睛兄
香霖堂 …… 把丢在路边的道具摆起来的店类建筑
博丽灵梦 …… 啥也不想的巫女
雾雨魔理沙 …… 把香霖堂当食物的自由人

顺便,这次的故事是接着第七话「超越紫色的光芒」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ZUN

——顺便,绝没有想找任天堂茬的意思。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东方香霖堂第二十六话(新第十七话) 带来幸运的机理 下一篇叶月奈乃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6

收藏到:  

词条信息

辉夜是我妹红的
辉夜是我妹红的
版面校对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煌须珠
煌须珠
妖精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