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游戏对话    花映塚对话    东方游戏资料   

东方花映塚魔理沙对话

标签: 暂无标签

顶[5]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1 or 2回 魔理沙VS琪露诺
战前
魔理沙:都已经是春天了这可是有点冷啊
???:冰吃得太多的话~

冰之小妖精
琪露诺

琪露诺:会吃坏肚子~
呃,你有事么?
魔理沙:就是你吧,
这里变冷的原因!

BGM.恋爱假小子的冒险

琪露诺:忘了卷腹带了吧?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湖上本来就够冷的了,
夏天以外你不许出来。
魔理沙失败
琪露诺:吃坏肚子就没法决胜负了呢。

1 or 2回 魔理沙VS米斯缇娅
战前
魔理沙:樱花啊桔梗啊菖蒲啊,
全部同时开着还真让人不舒服啊。
???:因为一次都看见了,

夜雀之怪
米斯缇娅·罗雷莱

米斯缇娅:很不舒服啊~
魔理沙:我可不想让视野变得那么狭窄啊。

BGM.只可听到歌声 ~Flower Mix

米斯缇娅:不偶尔看看近处的话会被打中哟?
被鸟的袭击打中呢!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我可不喜欢走在鸟类下面啊。
怎么说也是猛禽类。
魔理沙失败
米斯缇娅:因为花美丽过头了呢~
所以今天也有被花迷醉的人类通过~

3 or 4回 魔理沙VS莉莉卡
战前
魔理沙:云层上真安静啊。
地上明明是那么喧闹。
???:说什么呢。

骚灵键盘手
莉莉卡·普利兹姆利巴

莉莉卡:喧闹可是要从现在才开始的哦。
魔理沙:啊啊,看来是要喧闹了。
但是你这才一个人不是么。
只是平时三分之一的噪音啊。

BGM. 幽灵乐团 ~ Phantom Ensemble 

莉莉卡:三倍啊三倍。
独奏的话声音更通彻的哟。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啊ー知道了知道了。
独奏更闹腾我确实听出来啦。
魔理沙失败
莉莉卡:从现在起我的独奏/个人巡演要开始喽。

3 or 4回 魔理沙VSてゐ
战前
魔理沙:刚才开始就只在不同的地方转来转去啊。
???:就这一次,

幸运的白兔
因幡てゐ

てゐ:只是糊里糊涂地飞可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啊!

BGM. 宇佐大人的白幡(兔?)

魔理沙:啊,是幸运道具!
真走运。
てゐ:虽然我不是道具不过算了。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不是幸运道具的话就是稀有道具。
肯定有好事,错不了。
魔理沙失败
てゐ:好弱啊。
不过赛跑你是肯定敌不过兔子的。

4回 魔理沙VS铃仙
战前
魔理沙:这栋房子总是让人迷路啊。
???:你又随便跑到别人的家里!

疯狂的月之兔
铃仙·优昙华院·因幡

铃仙:明明每次都没什么要紧事。
魔理沙:你误会了。
今天只是为了花的异变过来调查而已。

BGM.疯狂之瞳

铃仙:那种事,我们怎么可能会知道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完全不得要领啊。
大家明明应该都注意到花的事情了。
魔理沙失败
铃仙:花的事情由我来调查。
不过倒是感觉不到危险呢。/虽说我觉得这事不会带来危险。(应该是指这次异变没什么危险而不是调查没什么危险,日语说话典型指代不明。翻译过来就头疼了,原封不动的话会出现歧义的= =)

4回 魔理沙VS妖梦
战前

BGM.东方妖妖梦 ~Ancient Temple

魔理沙:嗯~。
这里比想象中还要普通呐。
???:花变得异常也只是在现世哦。

半人半灵的半人前
魂魄妖梦

妖梦:这里的樱树是普通的樱树。
魔理沙:说起来,现世是异常的冬季的时候
也只有这里是普通的春天啊。
妖梦:你想说什么。
让花开放和我们没有关系哦。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嗯。
好像真的没关系。
魔理沙失败
妖梦:我也是正要出去调查的哦。

5回 魔理沙VS灵梦
战前
魔理沙:差不多该到赏花的时间了吧?
???:还差不多,

乐园的绝妙巫女
博丽灵梦

灵梦:花早都开得遍地都是了!
魔理沙:就是因为花开遍地了所以才要赏花吧。

BGM.春色小径 ~Colorful Path

灵梦:你就是想要折腾吧,
你就是想要喝酒吧!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虽然看看弹幕也不错,
不过还是得看花啊,因为要叫赏花嘛。
魔理沙失败
灵梦:如果事后你管收拾的话,
赏赏倒也不错呢。

5回 魔理沙VS咲夜
战前
魔理沙:走到哪里都是花啊。
???:也不全是哦。

完全潇洒的女仆
十六夜咲夜

咲夜:花也会避开森林和湖还有外面的哦。
魔理沙:外面?
森林可不会接受那么软弱的植物哟。

BGM.Flowering Night

咲夜:你能躲得开子弹吗?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就算躲开子弹,花还是会积极地撞过来啊。
魔理沙失败
咲夜:你正沉醉于这么不自然的花之中,
是躲不开子弹的吧?

6回 魔理沙VS灵梦
战前
魔理沙:这什么事啊。
灵梦:什么?

乐园的绝妙巫女
博丽灵梦

灵梦:我可是很忙的!
魔理沙:你怎么费了半天劲还找不到原因啊。
你从刚才不也就是糊里糊涂地飞着而已。
灵梦:那不是没办法吗!
因为到处都是异变。
魔理沙:伤脑筋啊,我几乎没什么地方没去过了。

BGM.春色小径 ~Colorful Path

灵梦:那就闪一边去,不要妨碍我的工作。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也对啊,
差不多也得找找看有没有到现在还没去过的地方了……
魔理沙失败
灵梦:这异变就由我想办法好了,
你就看看花啊什么的睡觉吧!(洗洗睡吧?)

6回 魔理沙VS咲夜
战前
魔理沙:这种漫无目的寻找犯人行为我受够了。
???:受够了的话,

完全潇洒的女仆
十六夜咲夜

咲夜:回家睡觉不也挺好嘛。
魔理沙:花明明开得这么艳,
我怎么能安稳地睡觉。
咲夜:但是,你根本不知道犯人和原因吧?
像你这样糊里糊涂地闲逛也没用哦。
魔理沙:这么说你凭什么糊里糊涂地闲逛啊。

BGM.Flowering Night

咲夜:因为,我还猜不到犯人和原因嘛。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这样糊里糊涂的可不行啊!
去看看有没有到现在还没去过的地方。
魔理沙失败
咲夜:说实在的,这原因究竟是什么啊?

7回 魔理沙VS文
战前
魔理沙:怎么回事呐。
走到哪里都是普遍地受到异变的影响,
也看不出异变的流向啊。
是因为在异变中感受不到危险吗……
???:在这种深山的池塘边发牢骚,
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呢。
魔理沙:什么人!

BGM.风神少女

传统的幻想写手
射命丸 文

文:发生什么事件的话马上赶到现场啊,
这就是新闻记者。
魔理沙:是天狗啊……
打算报道这些花的异变吗?
文:花,你说花?
好像这还算不上值得报道的事情……
魔理沙:是吗?
幻想乡中可满都是花了啊?
文:花里面一点威胁都感觉不到的。
相对来说你的行动才是值得我报道。
实际上,我一直在记录你(的所作所为)。
比如你当小偷时的犯罪现场什么的。
魔理沙:那是你认错人了啊。
文:我拍到照片了。
刊登着那张照片的报纸都已经发行了。
魔理沙:******吗……真是低级趣味。
管你是天狗还是别的什么,现在花把我弄得心浮
气躁的(,你就别捣乱了)。
文:看得出来。【神主一语双关(就是冷笑话),浮かれる有很多层意思,沙沙说的是心浮气躁,而文文则认为是心醉神迷,具体怎么说这句话还请文饰费心】
魔理沙:所以,现在得用战斗让头脑冷静一下啊!
然后顺便把底片也给我拿来。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怎么样?对付狗仔队就得这样!【怎么样。对暴牙龟就得这样!(注:原文“デバガメ野郎”,暴牙龟这个词原来的叫法是【デバカメ】,来源于偷窥女浴堂的种树人[池田亀太郎]的诨名。1明治41年(1908年)3月22日,在东京的太久保龟太郎袭击从女浴堂出来回家的女性,实施强暴之后并杀害,由此以龟太郎的诨名【暴牙龟】来称呼有偷窥恶习的人,以及**者,不久就演变为「デバガメ」了。
当时从暴牙龟事件之后,人们将**行为都叫做「出歯る」(出っ歯:暴牙,动词化))】
文:真是的……。干吗攻击善良市民啊。
魔理沙:说起来,你本来是记者却不去调查点关于花的异变什么的吗?
文:虽然也不是没调查,不过感觉毕竟只是花多还算不上异变。
魔理沙:什么?
文:不管怎么想,比起花来不是幽灵更多吗。
并且说起这幽灵来……
魔理沙:别说的那么煞有介事。
文:因为这是要做为报道的材料的
所以还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哟?
魔理沙失败
文:虽然是有意思的人类……
仅仅进行攻击这程度还不用写进报道呢。

8回 魔理沙VS小町
战前

BGM.彼岸归航 ~Riverside View

魔理沙:是吗,幽灵吗。
沉醉于花而大意了哦。
混在花丛和妖精群中的不全都是幽灵吗。
这些幽灵和花貌似也没什么关系啊。
???:出现在无缘冢的人类,
只有寻死的。
魔理沙:谁想死啊!
小町:回去吧,在现世还有有意思的事情。
离死还早十年呢。
魔理沙:十年后我也没打算死啊。

三途河的引路人
小野冢小町

小町:我是三途河的一级引路人,
小野冢之小町。
你还不能渡河,
如果现在硬要渡河……
就会在河的中间掉下去的所以最好心理准备。
魔理沙:没有要死的打算的话,
就没有要渡过三途河的打算。
掉下去什么的更是岂有此理。
今天啊,只是姑且来这幽灵聚得最多的无缘冢看看而已。
因为幻想乡正充满了幽灵啊。
小町:幽灵?
啊啊,幽灵,幽灵?
幽灵增加了意味着?
魔理沙:如你所见无论是花还是妖精,
这不是稍微捅一下
幽灵就会冒出来的状态吗。
小町:啊啊,什么事啊。
明明工作量多得都忙不过来了。
似乎大家都是等着渡过三途河的幽灵呢……
魔理沙:让人渡过三途河不是你的工作吗?
明明都排成行了居然还放着不管真怠慢啊。
小町:尽管是工作ー
让我用自己的步调来工作啊!
魔理沙:别挫我火啊。
说起来幽灵为什么猛地多了?
这些幽灵,是外面的世界的幽灵吧?
小町:谁知道? 只是大家都不觉得是死了吧
或者是不想死的人类的灵魂而已。
硬要把它们渡过河去也太可怜了所以等等吧。
魔理沙:够了快送过彼岸去吧!
首先不把幽灵的数量正常化的话
就什么也解决不了啊。
小町:别那么生气啊,
我也是很努力的啦。
魔理沙:好像已经懒惰成性了啊。
什么地方和那个巫女挺像的啊。
小町:知道了啊。
妨碍我悠闲地工作的话
那就不留情面了。
赶紧回去。对于活着的人来说、
三途河是无限宽的! 是无法渡过的!

魔理沙胜利
魔理沙:总之,加油送幽灵到彼岸吧。
小町:尽管这么说,可是这么大批的幽灵啊。
不行的啦~
魔理沙:我可是连一只都没法送到彼岸去啊,
所以就只有由做得到的你来干了。
???:偷什么懒呢! 小町!
小町:呀!
魔理沙:看吧,上司发怒的样子啊。
魔理沙失败
小町:这么活力十足的人,
为什么要寻死呢……世道到头了啊。

Final回 魔理沙VS四季
战前
???:过了好久也不见小町送灵过来
所以来看看情况……
此岸不是充满幽灵吗。
外加花也变得不得了……小町,
这不是你和人类嬉闹的时候吧?
魔理沙:喝着酒发呆呢。
你是上司的话就给我稍微管教管教她吧。

乐园的最高审判长
四季映姬·ヤマザナドゥ

四季:小町的话,我还以为是更加认真的姑娘呢……
魔理沙:啊算了。
那,幽灵是因为这家伙偷懒才……
可是花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四季:花啊。是死去的人的性格之花,
是幽灵的性格之花。
幽灵失去了去处,
就附在花上了吧。
也不去彼岸,无缘无故地,
连死都没有意识到的人寄宿的无缘之花。
魔理沙:呃呃,
难道那一朵一朵花就是人的穷途末路?
刚才还摘了呢。大批地。
四季:大批杀人呢。
魔理沙:不对,这是成佛。
四季:先不说那些,说说你。

BGM.第六十年的东方裁判 ~Fate of Sixty Years

四季:对,你说谎说得有点太多了。
魔理沙:没那种事啦。
本人生来没有撒过一次谎。
四季:如果你从此还是这样的话……
就要拔掉你的舌头了。
魔理沙:什么啊?
突然搞起老人家的教训来了啊。
四季:你有必要从平时的生活开始重新认识一下啊。
如果由我担当你的仲裁的话
你可要受拔舌之刑呢。
魔理沙:那个吗? 一开始就准备备用的舌头不就行了吗?
四季:两条舌头三条舌头都给你拔掉。
你还是趁现在改掉嘴硬的毛病的好呢。
魔理沙:是吗,如果不想被拔掉舌头的话
把你打倒不就完了?
四季:地狱的存在,并不是为了给予惩罚。
最初地狱是为了不让生者背负罪孽而存。
而我的存在正是为了让生者注意到那一点。
就算让你吃点苦头,
也要让你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
魔理沙失败
四季:直到你理解不让你撒谎的理由之前,
我都会给予你惩罚。

END

靠近魔法之森的没有正经生物。
花那样机灵的植物一切皆无。
外面人类的魂灵,也本能地绕行。
尽管幻想乡中花儿怒放,森林里还是一如既往。
魔理沙:是吗,这些花是因为失去了去处的人的灵魂而开放的吗……
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东西啊。
魔理沙:为什么,会附在这么多种多样的花上呢?
对啦,要是我的魂就是紫阳花了吧。
又鲜艳,数又多。
魔理沙:反正,那家伙也说了会努力地把幽灵往彼岸送吧
那么不久后就会回归原样了吧。
啊,先不管花的事了,稍微去玩玩吧。
魔理沙:喂,小偷来嘞。
咲夜:光明正大地来的呢。
明明是小偷。
魔理沙:已经不再说谎啦。
光明正大地做小偷就不算说谎了。
咲夜:真是麻烦的小偷呢。
有功夫做那种事的话,调查一下关于这些花的异变看看怎么样?
魔理沙:啊啊,花的事情已经可以了。
就这样不管也会恢复原状,没什么特别危险的。
咲夜:真是少见的事呢。
明明要是平时的话总是争先恐后的,有这种感觉呢。
魔理沙:这个时候不享受花的话可就亏喽。
有吧?
咲夜:什么呢?
魔理沙:竹花的蛋糕啊。
咲夜:啊,真是厚脸皮的小偷。
今天的不是蛋糕,是紫色的樱饼哦。
魔理沙:是吗,那也行嘞。
最后,幻想乡中的花还是照样盛开着。
但是,看起来由外面世界而来的无缘之灵的数量终于开始安定下来,
幻想乡的花也稍微有点开始复原了。
照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夏天到来之前就能恢复原样了吧。
她放弃了强行阻止异变,享受起这场异变来。
思忖着不享受这种并不危险,甚至还可以说是美丽的异变的话可就亏了。
倒不如说——
觉得没有对自己撒谎的必要。
再也不能见到这么美丽的幻想乡了吧。
幻想乡的自然,原来还是可以美到这种地步的。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东方花映塚灵梦对话 下一篇东方花映塚咲夜对话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5

收藏到:  

词条信息

硫矾雨
硫矾雨
幻想乡贤者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