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游戏对话    花映塚对话    东方游戏资料   

东方花映塚铃仙对话

标签: 暂无标签

顶[2]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铃仙 对于湖上这个地方,妖精好像太少了吧.
???? 那是因为有你在呢.

冰之妖精
琪露诺

笨蛋 冻死吧!
铃? 就算那样也一样没有的.
结果是妖精骚乱吗...

笨蛋 这么多的花在盛开了呢.
这可是60年一度的祭典哦!

WINS
铃? 妖精这样子乱跑乱闹真是没办法啊.
这次异变根本就感觉不到恐怖呢,反而很可笑.

LOSES
笨蛋 冻死!冻死!



铃? 没有头绪应该要去哪里啊,
不过这附近经常听说有人类被抓走...

???? 前进~前进~

夜雀之怪
米斯蒂娅·萝蕾拉

雀? 军队向前进~~
铃? 掳劫的真凶是你啊.

雀? 掳劫兔子也很~好玩呢.

WINS
铃? 只要调整一下声音的波长...
看,我就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LOSES
雀? 刚才的歌是征兵只歌哦
抓人之歌~~



铃? 好舒服的风啊.
身上染到的花香味都吹散了.
???? 呃,是不熟悉的声音呢~

骚灵键盘手
莉莉卡·普莉兹姆利巴

莉? 你所发出的声音的波长很特别啊
头又开始痛了.
铃? 虽然不太明白...不过,真失礼啊.

莉? 改变光的波长,就会造成幻视
改变声音的波长,就会造成幻听哦.

WINS
铃? 啊--真是吵死人了.
云的上面应该会有些安静点的妖精吧.

LOSES
莉? 幻想之音和幻听是根本上不一样的.
调律之后再来吧!



铃? 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呢...
???? 是谁?

半人半灵的半人前
魂魄 妖梦

妖? 唉呀,这么随便地就早早死去了.
铃? 我还没死哦.
妖? 那是来受死的吧?
铃? 这里的花好像也很普通...
你这是什么意思?

WINS
铃? 虽然是好不容易才打倒你了,不过
没有什么别的含义哦.

LOSES
妖? 那么,是在调查关于这世界的花的事情啊.
那就告诉我你调查这件事是想知道什么吧.



铃? 那孩子又跑到哪去了啊?
总是自己喜欢跑去哪就跑去哪.
???? 兔子往西跑~尾巴朝东面

幸运的源头之兔
因幡

因? ...咦?啊!

铃? 找到你了哦!
在这里走来走去是在做什么啊!?
因? 这个嘛...对了!
我是出来追一只逃走的兔子的哦.
铃? 胡说.
为什么要看着花到处走?

WINS
铃? 花的事情的我的任务,你就请回家乖乖地呆着就好了啊.

LOSES
因? 我现在很忙的哦,
再见啦~


铃? 连竹林也是开满了花啊.
???? 

乐园神妙的巫女
博丽 灵梦

红白 那么说你也是在调查这事情啊.
铃? 什么?
花的异变吗?
我完全没有头绪呢.

红白 不过,我想我是知道了些什么.

WINS
铃? 那么,既然我赢了,我就接收了你的情报了哦.

LOSES
红白 竹花开放的时候,幻想乡办里的花也都一起开放了啊.



铃? 竹花上一次开放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记不起来了啊...
???? 竹花啊.

普通的魔法使 
雾雨 魔理沙

黑白 大自然的万物这样一起开放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呢.
铃? 那是因为这是没60年才有一次的关系吧.
黑白 我没有那么长命呢.

WINS
铃? 这里是我们的土地.
对于拥有地利的我,你是无法战胜的.

LOSES
黑白 60年后,还真是担心还会看见这样一来的花啊.



铃? 花都一起开放,优雅的感觉什么的都没有呢.
SAKU 呵,这就是有趣的地方哦.

完全潇洒的女仆
十六夜 咲夜
SAKU 可以用植物来制作点心和泡茶呢.
铃? 是啊,植物和毒药也可以呢.
SAKU 是呢是呢,也可以呢.

WINS
铃? 带毒性的花也好像不少呢.
不过我想这和异变没有什么关系吧.

LOSES
SAKU 有毒的花会在哪里开放呢?



铃? 这里附近都长满了铃兰呢,
回去之后一定要告诉师傅.
???? 铃兰的毒是内心的毒.

毒药 是打算制作毒药吗?
铃? 是谁?
虽然是打算制作毒药.

小小的甜蜜毒药? ? ? ? ? ? ? ? 
梅蒂欣·梅兰克莉

毒药 我叫做梅蒂欣.
就住在这里.
铃? 住在这种毒性强烈的地方,
你是疯了吗?
毒药 知道为什么毒药会对肉体有效吗?
那是因为呢.
身体会听从毒的命令而行动.
只有少量的时候,身体会听从命令而动作.
不过当吸收了大量毒性的时候,命令就会失控
进而自毁.
说身体是由毒构成的也没有什么夸张了呢.
铃? 是那样的吗?
关于这方面师傅应该会知道得更多吧.
毒药 之所以说活着便是罪恶,
是因为身体是由毒所构成的哦.
所以我才会得到了这无垢的生命!
铃? 呃,那是什么意思?
...总觉得好象越来越糟糕了

WINS
铃? 我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毒药 好爽快--
你究竟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啊.
铃? 谁知道呢,我是顺着花开的地方一直过来的.
毒药 这里的铃兰我是不会给别人的哦.
铃? 看到各种各样的花之后,总觉得异变什么的,怎么样都好了...

LOSES
毒药 你真幸福啊.
能在毒药的围绕中死去.




铃? 连这里也...
开满了有毒的花呢.
刚才的人偶说的
身体是由毒构成,有毒的话就是身体的话...
也许...
???? 喂!
现在死去对你来说还太早了!
铃? 谁在那里?


三途河畔的摆渡人
小野塚 小町

小町 我是三途河的第一个引路人,
小野冢,小町
这里是无缘冢,经常都有像你这样要结束自己生命的笨蛋来这里,
我很困扰的啊.
铃? 谁说要死了.
我是跟着花开的地方找到这里来的.
小町 无缘冢的花...?
啊,彼岸花都开了?
啊--?
怎么会--?
怎么会在这种季节--
铃? 现在还是春天.
你难道完全没有感觉到异变吗?
小町 是,是啊.
那么,我要去忙些事情了.
铃? 等等,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小町 没有,我要回去干活了...
要是看见花,她一定要生气的.
领? 真可疑啊...
回去工作前请先说明一下吧.
小町 活着的妖怪都是这么烦人的吗!?
花是死去的外面世界的人类的亡骸.
我的工作就是把死去的人送到彼岸.
总之,你妨碍我干活了啦
和花的异变很有关系!
铃? 自己说出来了啊
搞错生气对象了呢.

WINS
铃? 说是我妨碍你工作,
不还是你自己造成的吗?
再说你自己不都是在偷懒吗
???? 你又偷懒了!
小町!
小町 哇啊啊!
铃? 看吧,你的上司跑来训斥你偷懒了.

LOSES
小町 好了,干活干活, 
玩太多了我就有麻烦了.




???? 小町已经很久没有引渡灵魂过来了
过来看看怎么了吧...
居然在和妖怪在玩,根本就没有工作啊.
而且这里居然都开满花了.

四季 啊~最初看见小町的时候
是个比现在要认真的多的人啊.
铃? 那么,你是谁?

乐园的最高裁判长
四季映姬·亚玛撒那度

四季 我是罪恶的仲裁者,
地狱里的阎魔大人哦.
铃? 是阎魔大人!
阎魔大人居然会亲自跑到此岸来...
莫非是什么紧急事态吗?
四季 紧急事态?
没有那么严重的东西啦.
小町最近都没有送灵魂过来,所以有点时间.
小町是我这里的灵魂引渡人哦.
看到幻想乡到处都是幽灵,我就在想
啊,肯定是小町又偷懒了,这样.
铃? 幽灵...吗?
那么说不只是花,幽灵也相当多吗?
四季 稍后我会好好地处理小町的,
幻想乡也会很快恢复原来的样子了.
铃? 是那样啊,那我就先告辞...
四季 呵呵,稍微等一下.
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铃? 啊-
果然阎魔大人也...
四季 怎么?
不想听这种说教呢?
我明白了.
铃? 我在听.
四季 你身上背负着莫大的罪.
你舍弃了同胞,看着他们被杀.
而你只是一个人无忧无虑地活着.

四季 是啊,你稍为自我了呢
铃? ...
四季 就算不论现在,只计算过去的罪
死亡之后
你是肯定要堕入到地狱的.
就算是我担任仲裁
你也是要堕入地狱.
铃? 地狱吗!
我现在已经做了我能做到的所有事情了!
四季 就算现在多努力,如果不面对过去的罪
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时间不能清算罪恶.
罪恶能够被制裁和清算
为了这个,所以我才会在这里.
铃? 我不想去地狱!
一定有什么能够做的...
四季 只有反省是没用的,
后悔的话更是荒谬.
罪已经犯下了,要补偿也不是那么容易.
没有仲裁,罪是不能被清算的.
不过尽管如此,还是有方法能够逃离去地狱的命运.
为此,你就要在这里被审判!
和那些被你舍弃的同胞,和他们的恨一起!

WINS
END 05

LOSES
四季 你还是不能直视你自己的罪恶
看来你还需要吃更多的苦头.

END 

只会每60年开一次的竹花正在纷繁绽放、
永远亭静静地注视着花儿。
如今,幻想乡的花依旧开放,并不美丽却也没有造成损害.
那已经是可以不用理会的事了,心情真是轻松呢.
永琳「那,就是那个长满野生铃兰的山丘?」

鈴仙「就是这样。

野生铃兰的毒性是相当强的,所以不能长时期地留在那里」
永琳「是啊。不过铃兰的毒也能够入药。

好不容易才知道了,现在就去跑一趟」

鈴仙「不过有不可思议的人偶住在那里...」

永琳「不可思议的人偶?」

鈴仙「因为自己是人偶,所以毒没有效果

能够自己进行思考,自己活动的样子」

永琳「是吗...

那个人偶平常就住在那个长满铃兰的山丘上吗?」

鈴仙「是的,想到什么了吗?」

永琳「知道为什么毒药会对肉体有效吗?」

鈴仙「大致明白」

永琳「是吗,有用功呢.」

永琳「躯体其实是由像毒物一样的东西构成的.

人偶虽然寄宿着心,可是却没有躯体.

不过,如果一直在充满毒性的花田里停留会怎么样呢?

如果没有躯体的人偶利用毒物来创造了躯体会怎么样呢?」

鈴仙「那,那种事情有可能吗?」

永琳「你是在怀疑自己所见的东西吗?

我是相信了你所说的事情才会那样说的哦.」

鈴仙「啊,不是,我的所见是实在的.

那个人偶的确是自己在动.」

永琳「人偶这东西,完全没有肉体和精神,只是道具而已.

不过,偶然也有拥有精神的情况.」

鈴仙「嗯嗯」

永琳「人偶之所以能够为使用者随心操作,像草人一样下诅咒,是因为人偶处于有灵魂寄宿的状态.」

鈴仙「哦」

永琳「相对的,也有罕见的得到了肉身的情况存在.

这就是头发能够生长,能够流泪的那一类人偶了.

而且刚好碰上了.」

鈴仙「原来如此」

永琳「当然,如果同时得到了身体和灵魂的话,就超越了道具的范畴,而能够自在地活动了

你所遇见的人偶应该就是这一类了」

鈴仙「一定是这样了吧.」

永琳「那也真是多亏了铃兰的毒性了.

果然还是应该趁铃兰开放的时候进那里面看看啊.」

鈴仙「那样也可以

也不知道现在花的状态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永琳「那么,现在就请去准备一下吧.

我也去准备下.」

鈴仙「啊?现在就进去吗?

疲劳感还没去除,我今天想休息一下...」

永琳「有五分钟就好了,现在就去准备.」

鈴仙「明白了.」

最后,幻想乡的花依旧盛开.

花让看见它的人心中虚幻,令人悠闲地看着花.
心中无缘无故的焦虑,就是因为那虚幻的缘故.

两个人摘着铃兰,向着有人偶居住的山丘上走去.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再一次遇见那个人偶.

不过铃仙是想再一次遇见对方的.

那是因为,那个人偶是个极其纯粹的生命.

在那个无罪无业的生命身上,有些什么是铃仙必须要学到的.

她,变得再一次抱着罪的意识来生活.

Congratulations! Ending No.5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东方花映塚咲夜对话 下一篇东方花映塚琪露诺对话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2

收藏到:  

词条信息

硫矾雨
硫矾雨
幻想乡贤者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