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东方同人作品    同人小说   

永い夜の物语

标签: 暂无标签

顶[1]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永い夜の物语》    (C76)
原作社团/四面楚歌 作者/人比良 插绘师/水炊き

目录

彩页照片以及其他剧透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tieba.baidu.com/f?kz=655690223

『剧情梗概』编辑本段回目录

以下内容为转载。

プロローグ
第—章 寂黙たる冬
第二章 翠岚たる春
第三章 赫焉たる夏
第四章 皓月たる秋
エピローグ



*此篇内容含大量剧透



HP相关内容及部分插图在09年后半的日记内。
之前撰写的部分中文简介:四面楚歌——『永い夜の物语』介绍+杂谈


此篇每章简介 / 撮写是在C76结束后,wo让买了小说看的月狂写的内容剧透。
我只是负责些许文本整理而已。


假如还没看小说或计划看小说的好友注意会被捏。
此文的撮写程度约到能理解大部分原文故事发展左右。
希望对感兴趣或不懂日文的朋友有参考价值。




===================================


如果看特设页时会发现,最后一张插图的辉夜后方存在秘封二人组的身影。


序交代了,现代的秘封组因为近日一直出现的怪异事件而行动起来。
最后她们来到了一家吃茶店,遇到了一位女性。
女性邀请她们坐下聊一会,听她说一个故事,一个关於永远的夜晚的故事。
故事分为四个——


冬之话是,从月亮放逐的,一个永远的故事;
春之话是,从月亮上逃出来的兔子,与获得永生之人的故事;
夏之话是,幻想,与迷失者们的故事;
秋之话是,在这片大地之上继续著的,一个永远的故事。

-


第一章 寂黙たる冬,就是从辉夜与永琳制作禁药开始,接着被放逐到地面。
中间五个问题只有不比等处理了,辉夜和不比等见了一次面,对他产生了好感,接著与他有了一夜的关系。
辉夜还幻想自己有了他的孩子,为能有个无垢的月球血统与污秽的地上血统的结合而开心。
直到永琳来接她时,オ醒悟过来,蓬莱人的她已经不可能有后代,於是悲痛万分。
最后留给不比等一句「再见了,藤原不比等,我所喜欢的人。但是我是不能成为你的人的。」
「对不起,只是——夜晚已经过去了,一瞬已经结束了,已经成为了过去。」便跟永琳离去了。

-


第二章 翠岚の春是从辉夜一天散步时捡回了一只兔子开始的,从月球逃离的兔子的事就不多说了。
过了些日子,辉夜再次散步路过了一颗樱花树。
发现了一个被半埋在树下的死者,仿佛正在被樱花树吸取生命一般。
看起来似乎还活著,似乎即将成为死者的人。
辉夜问「永远,究竟是什麼」
樱花树没有解答,死者也没有回答。
散步回到家,忽然感觉整个世界所有发狂了一般。
原来之前捡回家的兔子醒了过来,还仍然极为少见的战斗用月兔。


这是偶然还是命运,亦或是必然。
之后月兔就留在了永远亭,赐命「优昙华」。
辉夜再一次来到了樱花树下,看见树下的「死者」,仿佛看见以前的自己一般。
於是起了好奇心,对她使用了自己的力量,须臾永恒的力量,使她无论多长时间都不会发生变化。
於是「死者」睁开了眼睛。


「我的名字叫蓬莱山辉夜——你呢?」
对著微笑著的辉夜的是一击痛击,下一个瞬间,辉夜的头已经与身体分开了。
樱花树下的死者睁开血红的双眼瞪著辉夜,在痛哭怒吼中,复活过来的死者自身燃起感情的火焰。
辉夜在她身后站起来,从后面温柔地抱住了她,用蓬莱之玉贯穿了她的心脏
「不要哭了,你,不会再失去什麼了」

-


第三章 赫焉たる夏、基本可以分为两部分吧。
最初是从妹红与辉夜的温馨平淡的幻想乡生活开始的。
在慧音家闲聊斗嘴,一起帮永琳给帕秋送药到红魔馆,与永琳在神社与魔理沙闲扯。


第二部分宴会开始了。
在宴会结束时,人都离去了,只有辉夜留了下来,来到灵梦面前。
与最初相遇时比起,灵梦的黑发不再,皮肤上也全是皱纹。

她明白自己的死期将至,但是既没有悲伤也没有叹息,随著时间的流逝。
红魔馆的从者已经死去,而现在灵梦的大限也即将到来。


「没关系,我会在这,永远的」
「那还真是感谢了」
即便身体已经老化了,但是她的内心一直没有变。
一直充满著自由,一直这样,直至死去。
在烟火的光亮下,蕾米利亚与帕秋来到灵梦面前,身后跟著的是牵著芙兰的美铃。
只剩下四人的妖怪站在灵梦面前,做了算是最后的问候———
「我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操控命运的,吸血鬼的王!这才是,我所选择的命运!我所行走的道路才是,命运——走咯帕秋!」
「去哪ㄦ?」
「不顾夜之王而自顾自在那儿高兴的家伙不少呐,现在正是要对他们进行再教育哟。我,在这裏,呐。不……是我们在这裏」
之后前来招呼的是西行寺幽幽子与她的庭师,比以前少女时成熟了不少的她对她至今没有胜过灵梦以及咲夜感到遗憾。


「活著留到了最后,所以就算是你的胜利吧」灵梦这麼对她说道。
「可是,总有一天你也会死去,所以算是平手吧。」
之后只留下魔理沙与灵梦两人在神社内。
而辉夜遇见了八云紫。


告别紫,辉夜面向神社,连说了三声谢谢,回到了永远亭。
季节是夏季,夏季即将结束的,最热的一天。
仿佛全部都要失去一般的,最后的夏日。
在这夏日中,永远亭举行了一场葬礼,躺在火焰中的是从月亮上逃来的兔子。
害怕活著,害怕自己的罪孽,害怕死去,既便如此,她还是活到了最后。
「再见——————谢谢」


-


第四章 皓月たる秋,站在腐朽的东京塔顶,辉夜四下搜寻著。
搜寻著与自己一样永生的她,那个早已失去踪影的她。
静静的东京塔,身旁没有一个人,她也好,兔子也好,从者也好,友人也好,哪位都不在。
只身一人。已经不再饲养兔子了,而永远亭也没有了。
这裏有的只是普通的家而已,取而代之的是养起了猫。
东京租界的野猫特别多,捡只野猫回家,引永琳生气是每日的必修课。
回到家中,永琳问为什麼要这样一直寻找妹红,辉夜反问为什麼永琳要对她这麼好呢,理邮裁醇是一样的。
接著又打算出门继续寻找


「这次恐怕不会是是猫,而是带只鸟回来了」
最终还是找到了妹红
「我是蓬莱山辉夜」
没有反应
「你叫什麼名字」
依然没有反应,此时的她衣服破烂不堪,一头银发被灰尘掩盖呈现出灰色,双眼无神。
既便如此,她还是没有变,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
「开个玩笑,你的名字至少还是记得的」
「藤原妹红——看起来还挺还不错嘛」
听到有人喊到她的名字,缓缓抬起头,看著她那无神的双眼
「虽然有段时间没见面了,没想到居然变成这样没用,以前就非常糟糕了,可是现在更加糟糕呐。」
「我就直说了,妹红」
辉夜微笑著伸出右手抽了妹红一个耳光。
「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你。这只是任性而已,作为一样拥有永生的任性。就像对於你,这个世界已经无可救药一样,不想绝望麼——」
「——你所认识的幻想乡,已经毁灭了,呐」


一瞬之间,世界仿佛充满了光芒。
赤红之色,火焰之色,火焰的赤红,血一般的赤红。
辉夜的头在这一击中消失了,立刻又再生出来。
那是完全像杀死对方的一击。
虽然杀不死。
「痛——才怪呢,当然,让我有些吃惊了,还有,挺怀念的。曾几何时也发生过这样的事呢」
对著全身笼罩著火焰如同不死鸟一般充满怒意的妹红,辉夜微笑著说
「早上好妹红,真是个不错的早晨呢,虽然马上就是傍晚了」
对於辉夜的微笑,妹红怒吼道「为什麼——你还在笑?」
而辉夜则笑著反问「为什麼——你不笑呢?」
「辉夜!」妹红怒吼著飞过来
「真是好久没这样被你这样喊了。——嗯,这样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为什麼——你还能笑得出来?」停下攻击,妹红停在空中向辉夜质问。

「因为还活著」
「因为还活著,所以在笑」
「所有的事物从诞生开始,必定有它死亡的那一刻。无一例外。就是幻想乡,也没有办法脱离生与死的命运。与我们不同——这些,你应当也是知道的」
总有一天。
离别,总有一天会到来。
终结,总有一天会到来。
死,总有一天会到来。


「——都死了!!」
「没有人还活著——慧音也好,无论是谁都死了!!」
「即便总一天会迎来分离,但还是希望生活在一起——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是我说得!但是,不晓得啊!那会是这麼的痛苦,我真的不知道啊!」
「别再自欺欺人了,这些你都很清楚哦。只是不敢去面对,你所失去的。」
「……为什麼,不得不失去她们啊!?」
「因为,她们并不是永远的哟」

博丽灵梦死了。
雾雨魔理沙死了。
┼六夜咲夜死了。
因为,人的一生不过百年。
而时间继续流逝,上白泽慧音死了。
魂魄妖梦死了。
帕秋莉·诺蕾姬死了。
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死了。
过了千年,半人还是会死去的。
时间依然还是那样没有停下。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毁灭了。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毁灭了。
西行寺幽幽子毁灭了。
万年之间,妖怪与亡灵还是会毁灭的。
八云紫也迎来了毁灭,伴随著幻想乡幻想乡一起。
亿年之间,神会毁灭也说不定。
光是失去信仰就足够使其毁灭了。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永远的话」妹红呜咽道「一个人背负,实在是太重了!」
「——杀了我吧。辉夜,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於是战斗继续,不过这次的氛围不同了。
最终还是两人重归於好的,携手走向未来的结局。

-


最终章,吃茶店的女性对著一直在寻找幻想乡的密封组说道「幻想乡,已经毁灭了」
莲子明白了什麼似的点点头
「你所认识的幻想乡,已经毁灭了。」
「是的,我们所知道的幻想乡已经毁灭了。但是,样子改变了,形态改变了,现在,就在这儿。对我们来说,这就是幻想乡」
「原来如此——所以,你」
这是进来一位银发赤瞳的少女,而莲子留下一句
「没办法呢,永远的故事结束了——啊啊,错了,不是结束而是告一段落而已。故事还将继续,无论何时,无论何处,都将一直不断地继续下去。」
拉著梅丽离开了。


「幻想乡扩大到整个世界,在其中,有著新的迷失者,於是,新的幻想乡又诞生了。」
就像宇佐见莲子,和谁是那麼的相似。
玛艾利贝莉.赫恩和谁是那麼的相似一般。


看著街上走过的人们的脸,虽然已经会想不起来,但是去让人产生了幻视。
所以这个世界是那麼的让人怀念,是那麼的温柔。「得出答案了麼?」永琳站在辉夜的背后问道。
最后是辉夜右手牵著永琳,左手牵著妹红,三人继续向前走去,向著永远。


- 完结 -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下一篇Yellow Zebra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1

收藏到:  

词条信息

JoesSR
JoesSR
超级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