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东方同人作品    同人小说    吧友作品    小说   

德拉库拉之死

标签: 暂无标签

顶[2]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作者】Orgelmir (笔名)

【备注】东方冰泪伤 番外

目录

[显示全部]

其一 德拉库拉编辑本段回目录

德拉库拉是人类最为熟悉的吸血鬼的名字,虽然人类知道这个名字的时间甚至只有一百多年而已。布莱姆·斯托克的小说《德拉库拉》使人们知道了这个吸血鬼。
可惜的是,小说毕竟只是小说。真正的德拉库拉,绝对不是圣水、十字架乃至阳光什么的就可以对付的存在。
德拉库拉的存在其实贯穿了人类的文明史。人类对这个怪物的最早的记录出现在6000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德拉库拉也只不过是这个家伙的许多名字之一而已,比如说巴比伦人曾经视他为神,尊称他为“大公”。
另外,虽然有人认为吸血鬼是起源于该隐,但是所有的吸血鬼都很清楚自己的宗源到底是谁。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忘记自己体内的吸血鬼之血是来源于这个拥有绝对力量的暗夜之王者。德拉库拉毫无疑问是最初的吸血鬼,同时也是最厉害的吸血鬼。吸血鬼尊称他为“血宗”,还有“至高真祖”等称呼。
德拉库拉不仅是吸血鬼之祖,还拥有许多在历史上留下深刻的记录的从者。该隐事实上就是德拉库拉的从者之一,其他的还有“上帝之鞭”阿提拉,弗拉德‧则别斯‧德库拉等。事实上,布莱姆·斯托克的家族曾经就是世世代代服侍德拉库拉的家族之一,所以布莱姆·斯托克才会有这样的灵感写出《德拉库拉》这部小说。
另外,“德拉库拉伯爵”这种说法并不准确。事实上吸血鬼种族内并没有“伯爵”这类阶级划分,就算有,德拉库拉也绝对是最高等级的比如说“皇帝”之类的存在。虽然如此,“伯爵”这一称呼却是德拉库拉本人最喜欢的称呼之一,因此在普通情况下吸血鬼会用“伯爵”来指代德拉库拉。
德拉库拉的力量是恐怖的。他拥有许多能力,但是最危险的能力是使事物混沌化并能够操纵混沌进行攻击的能力。如果德拉库拉想的话,他可以用这个能力使世界归于混沌。当然,他也绝对不是连自己的能力都无法控制的弱者。
德拉库拉在吸血鬼之中的地位是绝对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从古自今,没有任何一个吸血鬼拥有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力量,甚至从来没有一个吸血鬼妄想取代他。更准确地说,没有一个吸血鬼会狂妄自大到以为自己可用击败德拉库拉并取而代之,但这并不意味着吸血鬼没有野心。他们的野心只是被德拉库拉的绝对的力量给压抑了。如果有那么一天,德拉库拉不在了的话,吸血鬼会自相残杀以争夺德拉库拉曾经拥有的位置。
1476年,弗拉德‧则别斯‧德库拉被土耳其军队撕碎了身体。就在那一天,德拉库拉神秘地失踪了。
然后,持续了至少四百年,教廷的势力也多次插入其中的吸血鬼一族的内战爆发了。

其二 第一次吸血鬼变异编辑本段回目录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一生之中最为明智的决定是把红魔馆转移到了幻想乡。这个决定使她自己与她的妹妹芙兰朵露得以生存。可惜的是,在这之后蕾米莉亚做了她一生之中最为愚蠢的决定——帮助其他在外界的吸血鬼来到幻想乡定居。幻想乡的吸血鬼数量很快就与人间之里的人类的数量几乎相等了。
虽然吸血鬼在经历了那场持续了四百多年的惨烈内战之后渴望和平与安定,但是其他的妖怪认为如果吸血鬼的数量过多必然会影响到自己的生存。别的不说,被吸血鬼吸干血之后的人类会变成吸血鬼这一事实就是最大的麻烦之一。如果人类都变成吸血鬼了,那么其他妖怪还能吃什么?
对吸血鬼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讨伐似乎成为了幻想乡的其他妖怪的唯一选择,不愿被毁灭的吸血鬼则只能选择正面交锋。
这就是吸血鬼异变的真实原因。

战争已经进行到了最后阶段,所有的命运之线都冷酷无情地指向吸血鬼的败落——这一点,蕾米莉亚比任何人都清楚,可她仍然挥舞着赤红的神枪,在连绵不断的降雨中,踩着同胞的尸骨,冲向自己绝对无法对抗的敌人——四季的鲜花之主风间幽香。
“还真是个不肯认输的家伙呢!”对着这个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且还在不断地被雨水削弱的对手,幽香有些兴味索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会手下留情。
敏捷地躲过神枪的前三击,在蕾米莉亚的动作一滞的那一瞬间,幽香毫不留情地把雨伞的尖端从蕾米莉亚的背后捅入她的肺部!这种伤势就算是吸血鬼也会在一瞬间痛得失去运动能力,而幽香则抓住这个空隙一把揪住蕾米莉亚的头发,把她的头重重地按下去!
地面像被铁锤打中的玻璃一样粉碎了。
幽香从容地站起来。她是胜利者,而身为失败者的蕾米莉亚看上去好像永远无法站起来了。
“为了让你彻底拜倒在我面前,我还是再补上一炮吧。”幽香的伞尖对准了蕾米莉亚的后脑勺,并且迅速凝聚起强大的力量。看来她真的打算让蕾米莉亚永远无法站起来了。
“够了,幽香。”
“啧,你这家伙总是不肯让人尽兴。”幽香不太情愿地收起雨伞,回头看向这个让她扫兴的不速之客,“紫,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排入了我最想轰杀的目标的名单的前五名了?相信我,这可不容易。”
“对于你而言,只要是会动的东西就是你想消灭的目标吧?”妖怪的大贤者八云紫针锋相对道。
“想打架的话我随时奉陪,反正这对吸血鬼姐妹也没有让我尽兴。”幽香说着,把伞尖对准了紫。
“还没打够?不是吧,幽香。芙兰朵露的能力不是挺可怕的吗?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我们这边至少有一百只妖怪被她捏成肉酱了哦。”
“而你把她的莱万汀粉碎了,我把她的翅膀烧掉了。”幽香还是不满意,“本来我已经杀了九十九只吸血鬼了,杀了芙兰朵露就够一百了,不过帕秋莉把她救走了。现在我想杀死蕾米莉亚来凑够一百只,可你却来碍事。不把你的行为视为对我的挑衅可不太符合我的风格。”
“无论如何,已经够了。”紫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外界的吸血鬼已经被彻底消灭掉了,必须在幻想乡里给他们留下一席之地,否则就违背了我创建幻想乡的初衷了。”
“真是虚伪。”幽香冷笑道,“现在的幻想乡里还剩下多少吸血鬼?十只?五只?还是说,只有这对姐妹两个?”
“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吸血鬼异变圆满解决。”
“圆满解决?”蕾米莉亚的声音突然响起,“你是说,我和芙兰可以在幻想乡生活下去吗?”
紫有点诧异地看向缓缓坐起来的蕾米莉亚。雨水还在她的身上溅落,留下一道道伤口,可她似乎毫无感觉。
“吸血鬼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呢,简直像蟑螂一样。”幽香说着,脸上又浮现出战斗狂的神色出来。
“不许乱来,幽香。”紫适时地阻止了她。
“你是在命令我吗,紫?”
“就算是吧,幽香。还是说,你想被我丢到某个被冰封了几千万年,一朵花都开不出来的地方去?”
“你在我的名单上的位置又上升了。”幽香冷冷地回答道,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既然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战斗了,那么她自己也不想继续待下去。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紫说着看向了蕾米莉亚,“至于你,没错,你和芙兰朵露可以继续生活在幻想乡。其实你们刚来这里的时候是可以在幻想乡一直生活下去的,不过帮助其他吸血鬼来这里可真是自找麻烦。”
“你是说,我本来应该放任其他吸血鬼在外界自生自灭吗?”
“这才是你们吸血鬼一族的命运,不是吗?”
“不要胡说八道了,八云紫!”蕾米莉亚猛然站起来,“你们只是因为害怕我们才要讨伐我们,不是吗?!”
“那并不重要。”紫不慌不忙地回答,“重要的是,你现在可以与芙兰朵露和你的朋友帕秋莉一起生活在幻想乡了。”
“这是你的施舍吗?”蕾米莉亚怒视着紫。
“如果你要这么认为的话,就是吧。”
“你!”蕾米莉亚的表情变得更加愤怒,好像随时都会扑向紫,“我才不要你的施舍!我与芙兰都是高贵的吸血鬼,身上流着德拉库拉伯爵的血!如果接受你的施舍,我宁愿现在就死!”
“那是你的自由。”紫甚至不再拿正眼看蕾米莉亚了,“不过,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以你有德拉库拉的血统而感到自豪。那家伙也不过是一只吸血鬼而已……”
“闭嘴,八云紫!”与侮辱自己相比,蕾米莉亚似乎更加无法容忍有人侮辱自己的血统和德拉库拉,“你这个蜷缩在博丽大结界里面的间隙妖怪,怎么可能理解伯爵的伟大?不许侮辱他!”
“……说的也是,德拉库拉的确很厉害。”紫慢悠悠地说,“即使是幽香那家伙,在他面前也只有招架之力吧。真不明白,你身上真的有他的血统吗?”
“我……”蕾米莉亚一时间无话可说,但是这个时间并不长,“哼,是啊。我承认我的力量无法与伯爵相提并论,不过你们也同样无法对抗伯爵。八云紫,你真该庆幸你们对付的是我而不是他。”
“是啊,可现在在我面前的是你而不是德拉库拉。”紫冷笑道,“你不是德拉库拉,只是德拉库拉的一个不成材的后代。”
“……可恶,我实在是太弱了……”蕾米莉亚再度无话可说。现在的自己实在是太弱小了,无法维护德拉库拉与吸血鬼的荣誉,无法保护自己的同胞,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是敌人施舍的……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你。”紫又一次慢悠悠地说道,“因为德拉库拉已经舍弃你们了。”
“你说什么?!”蕾米莉亚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与……恐惧?“够了,八云紫!不要继续侮辱伯爵了!”
“可是,德拉库拉的确抛弃你们了,不是吗?”紫冷笑着说道,把这些字一个个地烙印在蕾米莉亚的心里,“如果德拉库拉不是失踪的话,吸血鬼就不会爆发内战,你们就用不着来到幻想乡,更加用不着被我们杀得只剩下你和你妹妹两人……”
“住口!不许说这种话!伯爵不会抛弃我们,绝对不会!他一定会保护我们,保护吸血鬼一族的!他是我们的宗源啊!”蕾米莉亚徒劳地用手捂住耳朵,但是紫的声音却似乎直接传入了她的灵魂之中。
“可是即使到了现在,德拉库拉也没有来救你哦。”紫的话突破了蕾米莉亚心中的最后一条防线。原本堵住耳朵的双手无力地滑落下来,即使在最艰苦的战斗中也未曾流下的泪水,与雨水混在一起,无法遏制地淌落下来。

蕾米莉亚不知道自己在雨中哭了多久,但是当帕秋莉找到她时,紫早已经消失了。
“蕾米,你还好吧?”用魔法隔绝了雨水之后,帕秋莉有点多余地问道。一个在雨中站了那么久,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的吸血鬼,怎么可能会好?
蕾米莉亚没有回答,她只是任由自己的眼泪继续流着,流着。
“蕾米?”
“伟大的至高真主德拉库拉,血族的宗源啊!”蕾米莉亚突然神经质一般地大叫道。
“蕾米,你到底怎么了?”被蕾米莉亚吓了一大跳的帕秋莉莫名其妙。
“您赐予我们永恒的生命,您让我们成为夜之王者!”
“我们匍匐于您的脚下,我们赞颂您的名字!”
“我们虽然被上帝与魔鬼抛弃,但是您就是我们的神!”
“我们愿为您而生,为您而死!”
“蕾米!”趁着蕾米莉亚的尖叫停止的那一瞬间,帕秋莉用力抓住她的肩膀,“够了,不要闹了!快跟我回去!你的伤势很重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神要抛弃我们?”蕾米莉亚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可是现在的她发出的却是哀伤的音调。
“蕾米,你……”帕秋莉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她却觉得无法说下去。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失魂落魄的蕾米莉亚。她感到如果不让蕾米莉亚发泄完心中的痛苦,那么蕾米莉亚就会崩坏。芙兰朵露在战斗结束之后已经表现出失常了,如果让蕾米莉亚也崩溃的话,那么事情会变得无法收拾。
“为什么您要遗弃您的子民?”
“为什么要……遗弃我啊!!!”

其三 吸血鬼式神编辑本段回目录


“紫大人辛苦了。”绅士打扮的年轻男子单腿跪着,向八云紫表达自己的忠诚。
“呵呵,说实话,也没有多么辛苦。”紫以手示意男子站起来,“战斗是像幽香那样的家伙的事情,我真的没费什么力气。”
“无论如何,您为了解决这场异变所作出的努力是不容抹杀的。”男子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回答道。
“你可真是会说话,德拉库拉。”
“过奖了,紫大人。”德拉库拉缓缓地站起来,用充满敬意的神情与有些空洞的眼神看向紫。
他的额头上有一个闪烁不定的紫色纹章。
“话说回来,德拉库拉,你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了?”紫饶有兴趣地问道。
“从我成为紫大人的式神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是了。截至今天,已经有四百五十三年零三个月二十一天了。”德拉库拉回答了一个准确到令紫汗颜的数字。
“哈哈,是吗?这是岁月如梭啊。你对此没有意见吗?”
“完全没有,因为这是紫大人的命令。虽然依我之见,如果在这次的吸血鬼异变之中您愿意让我参战,异变会解决得更快,而且这样就用不着像是风间幽香那种很有可能违背您的初衷的妖怪参与其中。”
“……德拉库拉,无论如何,他们是你的同族。难道说你真的会对幻想乡中的这些可能是世界上仅剩的你的同胞痛下杀手?”
“这与他们是不是我的同胞无关。”德拉库拉的回答生硬得连紫都有些于心不忍,“重要的是您给我的命令。”
“……你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吸血鬼,亏你还是吸血鬼的宗源呢。”紫有些自嘲地说。
“从您召唤我的那一天开始,我就舍弃自己的其他身份了。我只是您的式神,绝对服从于您的傀儡。”
紫一时间无话可说。四百五十多年前,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看守被自己从幻想乡逐入这个世界的妖怪,她用禁忌的秘术强制德拉库拉成为自己的式神。与蓝不同,德拉库拉没有自我意识。对他而言,紫的命令就是一切,就是他存在的意义。即使紫命令蓝去死,蓝会先询问紫这个命令的理由与意义,而德拉库拉会马上执行。紫质疑过自己的选择,而现在,她确信自己当时的做法是错误的,但是她无法解除这个契约。
她唯一能做的,是杀了德拉库拉,或者是让他自杀。这是唯一解除契约的办法。
“算了算了,这些沉重的事情先别说了。”紫挥挥手,似乎这样就可以改变德拉库拉必须面临的悲惨命运,“我让身为你的后代的蕾米莉亚与芙兰朵露活下来了哦。怎么样?我还是一个挺好的主人吧?”
“我没有资格评判您,紫大人。无论让哪个吸血鬼拥有在幻想乡活下去的权利都是您的选择。我只有支持您的选择的义务,没有对您的选择怀有自己的看法的权利。”
“……你说的话让我觉得自己很差劲呢,德拉库拉。”
“如果我的话让您感到不适,我会用您选择的方式向您道歉的,但是您完全不必在意我说的话,紫大人。”德拉库拉的回答只是让紫更加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而德拉库拉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换了一种说法,“另外,在我有幸成为紫大人的式神之前,无论是蕾米莉亚还是芙兰朵露都没有出生。对于我而言,她们并不比其他吸血鬼更加熟悉。”
“是吗?也就是说,我们消灭的吸血鬼你几乎都不认识?”
“至少这两个斯卡雷特家的末裔我是完全不认识的。”德拉库拉诚实地回答道。
“听你的说法,好像你还知道其他斯卡雷特的样子。”紫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是的,紫大人。我还知道另一个年龄也在五百岁左右的斯卡雷特。她在我成为您的式神之前就已经出生了,而且是一个被我的那些同胞视为不祥的日行者。他们真的很愚昧,因为如果硬要说的话,我也算日行者。”
“哦?有趣。那么那个吸血鬼叫什么名字呢?”
“不知道。”
“德拉库拉,不要对我撒谎哦。”
“我不会撒谎的,紫大人。对这一点您应该最清楚。”
紫不语。她当然知道,也许蓝会对自己撒谎,但是德拉库拉绝对不会。
“我只能说,”德拉库拉继续解释道,“她的存在被某个强大的魔法封印了。我能够知道她的存在,但是我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了。”
“那么她在哪里呢?”紫又抛出一个问题,“她已经在外界被毁灭了?还是说被我们杀了?还是说……”
“我认为,她还活着,而且就在幻想乡。”
“这是你的推论?”
“不,是我的希望。”

其四 非亲的斯卡雷特编辑本段回目录

1576年是斯卡雷特家充满悲剧的一年。那一年,斯卡雷特家家主文森特·斯卡雷特与他的两个妻子——维多利亚与柯兰妮丧生于教廷和其他几个吸血鬼家族的联手之下。根据传统,应该让身为德拉库拉的后代的维多利亚的孩子,也就是蕾米莉亚或芙兰朵露来担当新任家主,但是两位的能力却没有得到完全的觉醒。更加糟糕的是,她们如此地依赖柯兰妮的孩子,她们同父异母的姐姐露米娅,以至于斯卡雷特家的长老们不但无法按照本来的计划把身为日行者的露米娅赶出斯卡雷特家,反而只能选择她继承家主之位。
不过,他们选择露米娅的时候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虽然在文森特他们的努力之下,敌方的攻施受到压制,但是斯卡雷特家仍然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在这种时期,犯下错误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而在这种时期犯错误却是不可容忍的,所以他们将有很多机会来废除露米娅的家主身份,或者让露米娅不得不接受长老们的辅佐与监督。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露米娅的家主之位都绝对不会稳固。
更加麻烦的是,露米娅刚刚成为家主,就不得不面临一个挑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意大利南部的一个接受斯卡雷特家管辖的小城镇中发生了大量以吸血鬼和人类为目标的袭击事件。被袭击者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露米娅赶到那个小镇的时候,小镇的居民都已经消失了。迎接他们的是袭击事件的罪魁祸首,一个绅士打扮的年轻男子。
然后,露米娅的同伴也迅速成为了失踪人员。面对着这个恐怖的对手的,很快就只剩下露米娅一个了。
绝对的恐怖深入露米娅的内心。毫无疑问,现在她的命运只能由面前这个恐怖的对手来决定。
“说吧,你想怎么死?”拥有压倒性的力量的男子冷酷地问道。那声音如此不容置疑,如同神之言。
“……我不想死。”
“啊?你说什么?大点儿声好吗?”
“我不想死!”露米娅高声尖叫道,“我绝对不要现在就死!我明明才刚刚成为斯卡雷特家的家主,才刚刚继承父亲的尊位啊!我明明刚刚才拥有……”她的声音迅速降了下去,最后变得像喃喃自语。
“……什么啊,只是贪恋权(分)势吗?”男子兴味索然地用露米娅绝对无法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果然斯卡雷特已经堕落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了吗?”
“……我明明刚刚才拥有保护我最重要的人的力量啊……”淌着泪说出的这句话不像是说给面前的对手听的,更像是露米娅给自己的誓言。
男子的表情露出了一丝惊讶,然后在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真诚的微笑。
“孩子,别哭了。”
“孩子?”露米娅愣了一下,但是泪水止住了,“抱歉,虽然我长得像小孩子,但我的年龄已经超过一百岁了。”
“超过一百岁?不过如此而已吗?”男子忍不住又笑了笑,“对于我而言,你只能算孩子。”
“……与你无关,反正你马上就要杀了我这个‘孩子’了吧?”既然死亡无可避免,那么露米娅至少不要在死之前继续被羞辱。
“哈哈,我原本是要杀了你,但是现在我想先问问你几个问题。”
“你又要耍什么花招?”露米娅没好气地说。
“我先问问你,你为什么会成为斯卡雷特家的家主?”
“因为上任家主,我的父亲文森特·斯卡雷特死了,而我的两个妹妹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与芙兰朵露·斯卡雷特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担当家主之位,因此我成为了家主,仅此而已。”露米娅此时已经恢复平静,“蕾米与芙兰的身上有德拉库拉伯爵的血统,而我只不过是一个日行者。如果蕾米与芙兰的能力觉醒的话,我应该会被剥夺家主之位,虽然她们应该不会把我赶出斯卡雷特家。”
“看来你好像更像一个代理家主。”
“……对此我无法反驳。”露米娅的声音降低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恢复过来,“但是就算我只是代理,我也要竭尽全力保护我的父母牺牲了自己才保住的斯卡雷特家,更要保护好信赖我的蕾米和芙兰,所以我绝对不要现在就死!”
充满决意的发言,就连男子也被震撼住了。
“……为什么你要为你那两个最终一定会取代你的妹妹如此尽心尽力?”男子问了一个他差不多知道答案的问题。
“因为我是蕾米与芙兰的姐姐,难道还不够吗?”
“不,已经很够了,至少对于你而言很够了。”男子说完,转身要走。
“……我可以当你现在的表现是要饶我一命吗?”短暂的惊讶之后,露米娅似乎明白了什么。
“嗯,是啊。我可不想杀死配得上斯卡雷特之名的吸血鬼。”男子停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露米娅,“对了,差点忘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是露米娅·斯卡雷特,你呢?”
“不好意思,我觉得现在不是告诉你我的名字的合适时机呢。”男子微笑道,“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个醒。不要凭自己一个的力量去承担这一切,有同伴的话你肯定能够更好地保护你的妹妹。”
“同伴?”
“是啊,比如说梅林那家伙。”男子伸出右手,一股黑雾升腾起来,缓缓地接近露米娅,并且一点一点地进入她的体内。
“这、这是?”
“你的能力是操纵黑暗吧?我只是帮你提升一下力量,让你可以救出被尼涅芙封印在康沃尔的梅林。”男子轻松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
“我是一个承认你为斯卡雷特家家主的吸血鬼。”男子的身影逐渐消散,“其他的,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说吧,露米娅。”
男子与露米娅在之后的三百多年间没有再见过面,之后露米娅杀死了斯卡雷特家除了蕾米莉亚与芙兰朵露之外的其他吸血鬼,并被梅林的魔法所封印。男子对露米娅的记忆也被魔法扭曲,以至于他再也想不起来这个被他承认的吸血鬼少女的名字了。
然而,即使记忆被扭曲了,男子仍然本能地察觉到了露米娅的存在,仍然确定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被自己所承认的没有自己的血统的斯卡雷特。
德拉库拉对此确信无疑。

终 德拉库拉之死编辑本段回目录

八云紫用来关押囚禁那些没有理性且攻击性过强的妖怪的平行世界,除了紫自己以外,从来没有幻想乡的居民进入过,就连紫的式神八云蓝都没有。事实上,绝大部分幻想乡的居民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不过就在这一天,紫带领着琪露诺、幽幽子与琪露诺的心腹手下们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这个曾经是战场现在是坟场的地方。
“哇!好恐怖!”胆小的大妖精和米丝蒂娅被面前的一只腐烂的爪子吓了一跳,紧紧地抱在一起惨叫连连。
“琪……琪露诺,我们……这里?”莉格露也被吓得语无伦次。
露米娅看上去比较冷静,虽然她颤抖不已的身躯还是与无动于衷的琪露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知道好不好吃。”幽幽子出神地看着爪子,说出让大妖精她们汗颜的话。
“紫,”琪露诺一脚把那只爪子踢入一个血水坑,然后无视幽幽子埋怨的眼神,淡然地开口,“你给我们,给整个幻想乡的妖精们提供这种土地居住?”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紫面不改色。
“问题多了去了。”琪露诺也没有发火,“首先,这里看上去很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扫除,把这些臭烘烘的东西全部弄出去。”
“我最多让幽幽子帮你把他们在这里的怨灵都送走,剩下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
“啊?让我引渡这么多怨灵吗?很累的。”幽幽子耍起脾气来。
“乖,幽幽子。”紫安慰道,“只要你清空了这里的怨灵,那么无论你想吃什么琪露诺她们都会为你准备的。”
“真的?!那幽幽子马上开始工作!”幽幽子迫不及待地飞上天,跳起了招魂舞。
“这个大胃王在某种程度上还真是和灵梦一样无节操。”对于琪露诺的吐槽,紫只能无可奈何地保持沉默,“那么,紫。在幽幽子那家伙忙乎的时候,跟我详细说明一下我要在这里干什么吧?”
“干什么?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这个世界的上一任看守死了,所以我需要一个新的看守。”
“别装傻。”琪露诺有些不满地说,“这个地方看上去已经没有任何妖怪还活着了,有没有看守都无所谓,而你如果不是有要求的话是绝对不会对别人这么慷慨的,更何况是对我这个曾经暗算过你的家伙。”
“哼,那琪露诺你觉得你要干什么呢?”
“也许是上一任看守?”
两者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相当凝重,惹得大妖精她们不得不与紫和琪露诺拉开距离,连幽幽子的动作都停滞了一下。
“让我去见见这位前辈吧,紫。”琪露诺毫不客气地要求道。紫又与她僵持了一下,然后手持纸扇轻轻一划,打开了一道间隙。
“很好。”琪露诺说着,转身面向大妖精她们,“你们留在这儿。”
“琪、琪露诺,这样不太好吧?”莉格露壮起胆反驳道,“难、难道说,你要把我们留在这片尸山血海中吗?”
“相信我,紫要带我去的地方比这里恐怖得多。”琪露诺一句话就让莉格露噤若寒蝉。
“就是这样。”琪露诺说完,就跟着紫头也不回地进入间隙。
“什么啊,琪露诺又这样。”莉格露不满地说,“你说是不是啊,露……”
然后她发现露米娅失踪了。

“这就是上一任看守的尸体吗?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琪露诺端详着这只比整个红魔馆还大的怪物的尸体,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过它可真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地下室装饰品。”
“琪露诺,不要侮辱死者。”
“这家伙真的死了吗?”
紫愣了一下,然后装作没有听见。
琪露诺倒也没有继续追究,只是又仔细看了看怪物。
“喂,紫。”
“你又有什么事吗,琪露诺?”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啊?”琪露诺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虽然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知道这些,不过告诉你也无妨。”紫缓缓地说,“这个家伙叫德拉库拉,是吸血鬼的宗源。”
“吸血鬼的宗源?”琪露诺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怪物,“他与蕾米莉亚在外形上也差得也太远了吧?”
“德拉库拉在活着的时候的外貌就像一个十八岁的年轻男子,只不过在现在身体无法保持人类的外貌了,所以就变成这样了。”话音未落,连紫自己都有点惊讶于自己竟然把这些事都跟琪露诺交代出来。

“是吗?是因为德拉库拉吞噬了许多其他的妖怪吗?”
“……是的。德拉库拉吞噬的妖怪不比外面的那些死掉的妖怪少。”
“真是一只恐怖的怪物。这种怪物为什么会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为你工作呢?”琪露诺继续质问道,“首先,我可不认为德拉库拉会比蕾米莉亚好说话;其次,如果仅凭你一个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他吧?”
“是啊,所以我选择了一种投机取巧的方法。”紫似乎用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了后面的话,“我用特殊的招唤术把德拉库拉强制性地变成了我的式神。”
“吸血鬼一族因此失去领袖,爆发内战,导致蕾米莉亚她们不得不定居于幻想乡,而幻想乡的妖怪们又在你的带领下把幻想乡的吸血鬼一族灭得只剩下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和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姐妹俩了,不错吧?”琪露诺冷笑道,“你可真是吸血鬼一族的灾星啊!”
紫沉默不语,因为她根本无从反驳,而琪露诺任然步步紧逼。
“那些陈年旧账我倒也不关心,不过我倒挺想再问一句,你对德拉库拉做的仅仅是把他变成式神了吗,八云紫?”
“……剩下的就真的与你无关了,琪露诺。”紫的态度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
“我想,蕾米莉亚肯定会觉得与她有关的。我敢肯定,如果她知道这些事的话,就会认真地与你拼命吧。”
“琪露诺!”紫现在的语气已经完全是威胁的语气了,“你不能把德拉库拉的事告诉其他幻想乡的居民,绝对不可以!”
“尤其是蕾米莉亚她们吗?”琪露诺针锋相对地说。
“……是的,尤其是吸血鬼。”
“他是怎么死的?”琪露诺似乎不再在意这件事,而是直接提出下一个问题,“是被你杀死的吗?”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
“对,我已经知道答案了。”琪露诺转身正对着紫,用嘲讽的语气说道,“看守被你利用过然后又毁灭了的家伙吗?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工作!”
紫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放心,我不会那么碎嘴儿把事情说出去的,反正我对那个家伙也没什么好感。不过,只是提防那个家伙就够了吗?”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紫用还不是很平静的声音问道。
“很简单很实际的一个顾虑而已。”琪露诺说道,“你就不怕还有第三个?”
“……不可能的。”紫的这句话听上去完全没有底气。
“那你说说,为什么这个家伙明明被你杀了,可却并没有彻底死掉呢?到底是什么驱使着德拉库拉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呢?”
紫在此时记起来的,是德拉库拉曾经跟她提过的那个有着斯卡雷特之名的吸血鬼,那个德拉库拉希望她活在幻想乡的日行者。
不过她的回忆被琪露诺打断了。
“露米娅,你来这里干什么?”
紫忍不住往琪露诺现在看着的方向看去,只见手持十字架的露米娅正站在德拉库拉脚下的影子中现形。
“对不起,琪露诺。”露米娅甚至没有等到完全现形,就把没有拿着十字架的左手伸向德拉库拉的身体,“他在呼唤着我。”
“住手!”琪露诺准备冲过去制止露米娅,但一切都太晚了。
露米娅的手刚一触及德拉库拉,她的身体就仿佛触电一样颤动起来,而整个德拉库拉的身体似乎开始起死回生。强大的能量波动以露米娅为中心向周围释放出来,竟然把琪露诺弹开了!
“紫,这是怎么回事!”琪露诺刚稳住身形,就忍不住对紫怒吼道。
“……也许,露米娅就是德拉库拉之所以不愿死去的原因……”
话音未落,露米娅背部的衣服突然撕裂开。
一对比蕾米莉亚的还要大的恶魔翅膀舒展开来。
“露米娅,难道说你是……”琪露诺惊讶地看着露米娅,而露米娅只是转过身来与她对视了一下。
接着,露米娅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紫,我们可真不走运啊。”琪露诺很快恢复平静,用有些无奈的目光看向紫。
“……是啊,真没想到露米娅竟然是吸血鬼,而且……而且……”
“而且她是斯卡雷特家成员,蕾米莉亚与芙兰朵露的亲人,不错吧?”
紫不语,只是出神地盯着露米娅。那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不许杀她,八云紫。”琪露诺很坚决地挡在紫与露米娅之间。
“琪露诺,如果让露米娅活着,她会怎么对我?”
“谁知道,也许会与你拼命?”琪露诺似乎对此没有兴趣。
“那我为什么还要……”
“因为如果你要在这里杀露米娅,我现在就会与你拼命。”琪露诺用临战之人的神情看着紫,毫不退让。
“你宁愿让她与我,与幻想乡的守护者战斗吗?”紫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八云紫!”琪露诺似乎也不耐烦了,“因为你的缘故,露米娅失去了自己的家人,失去了记忆,失去自我!现在你连她恨你的权力也要剥夺吗!”
紫无话可说。她回想起了德拉库拉,回想起了自己对吸血鬼一族的罪。

“琪、琪露诺……”露米娅醒来的时候,在她面前的只有琪露诺,紫则不知去向,“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露米娅。”琪露诺慢慢地说道。
“是这样……”露米娅还没有说完自己的口头禅,就发现自己的衣服破了一大块,而恶魔的翅膀消失了。
“露米娅。”琪露诺对还没有从迷茫中恢复过来的露米娅问道,“你有记起关于自己的什么东西吗?”
“我……我不知道……”露米娅手忙脚乱地伸手去摸自己的封印,然后发现那个封印完好无损——至少表明上看的确如此。
“你恨八云紫吗?”
“……我不知道……”露米娅的表情变得更加迷茫,“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了。琪露诺,我到底是什么?”
“……我想,你是他和她们的家人吧。”琪露诺淡淡地回答道,“你是吸血鬼。”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露米娅·斯卡雷特 记忆的碎片 下一篇红美铃光荣与悲剧的过去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2

收藏到:  

词条信息

HTYlanicer
HTYlanicer
超级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