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东方同人作品    同人小说    吧友作品    小说   

红美铃光荣与悲剧的过去

标签: 暂无标签

顶[6]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红美铃光荣与悲剧的过去


【作者】Orgelmir (笔名)

【备注】东方冰泪伤 番外

目录

其一 红发的刽子手编辑本段回目录

“最近妖精女仆们总是在谈论着什么的样子。帕琪,你知道些什么吗?”红魔馆馆主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在准备喝下手上的那杯红茶时突然停下来问到。
“没什么,还不就是那个进入幻想乡之后经常砍别人的脑袋的红发妖怪呗。”在一旁看书的知识和日阴的少女帕秋莉·诺蕾姬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好像有一个自命为记者的鸦天狗给她取了个外号,叫什么‘红发刽子手’。”
“红发刽子手啊,这个外号也挺形象的。要是能把她招入红魔馆,应该会很有用的。”蕾米莉亚很认真地考虑起来,“虽然让那种战斗狂当女仆长可能不太合适,但是我这里还有个门卫的缺……”
“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种毛病啊?”帕秋莉无奈地合上书,“你什么时候才能不会因为一时兴起就乱下命令啊?”
蕾米莉亚装作没有听见,急急忙忙地把手上的红茶灌了下去。
“哇,好烫!”
“活该。”看着一个劲儿地吐舌头的蕾米莉亚,帕秋莉只是这么回应了一句,然后就继续看手中的书了。
(魔法森林接近雾湖的区域)
夜幕之下,红发少女行走于森林的一隅。她步履轻快,全无负担,好似闲庭散步。
如果我们忽略掉她身上的斑斑血迹与身后的一具无首的妖怪尸体的话。
她,正是红发刽子手。
“真是无聊。”红发刽子手兴味索然地打了个哈欠,“这附近的妖怪只有这种等级吗?杀起来太没有意思了。要不然,”她的目光穿过丛林,似乎也穿透了雾湖上的浓雾,聚焦在湖对岸的红色洋馆上,“去那里碰碰运气?”
正在她考虑的时候,那具还在从脖子上参差不齐的断面上流血的尸体被一股黑暗吞没了。
“什么人?”
红发刽子手迅速变得警觉起来。她往雾湖的方向一跳,站立在平滑如镜的湖面上,并摆出起手式,对那不请自来的黑暗做出最高戒备。
黑暗渐渐散去。处于黑暗中心的女孩双手平伸,如同被钉于十字架之上的圣人。
“你是……你是操纵黑暗的妖怪吗?”
“你是可以吃的人类吗?”
没有回答红发刽子手的问题,反而自顾自地问出任谁都会回答“不是”的问题。红发刽子手顿时觉得这个女孩实在是讨厌极了。
不过,这种反应正好说明女孩是一只非常年幼无知的弱小妖怪,是没有多少危险性的家伙。甚至可以这么说:女孩比红发刽子手所杀死的妖怪中最弱的家伙还要弱。
如果是在一般情况下,红发刽子手很有可能根本不屑于杀死这个女孩,但不巧的是,今天她杀得很不尽兴,而且被女孩给招惹了。
“让我们看看谁吃谁吧!”
红发刽子手猛然冲出去,而女孩也迅速释放出黑暗,隐藏起自己的身躯。在这特殊的黑暗之中,任何妖怪的视线都会被挡住,红发刽子手当然也不例外。
唯一的问题是,阻挡住视线并不足以让红发刽子手彻底失去目标。
“你以为我看不见你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告诉你,我能够感受到你的气!你死定了!”红发刽子手做出了胜利宣言。她的双手迅速凝聚起强大的气,而且气高速振动起来。不一会儿,她的双手就套上了两把由气凝聚而成的刀刃,不,应该说是链锯。
这就是她用来斩落对手的脑袋的武器。
随着令人不舒服的“刺啦啦”的一声,女孩的脑袋与身体分离,同时留下一个与刚才那只妖怪一样的伤口,黑暗也随之消失。
“真是太无趣了。”红发刽子手连多看女孩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就又一次踏上雾湖的湖面,径直朝红魔馆的方向走去。虽然她看不见红魔馆,但她在好几天以前就感受到红魔馆中的数股强大的气。那是与之前碰到的家伙有着天壤之别的气,是强者才有的气。那些强大的气引导着她向红魔馆前进。也许自己根本无法对抗那些强者,但是红发刽子手的战斗欲望是不会因为自己死亡的可能性而受到压制的。这就是身为战斗种族红龙的她的本能——战斗,直到死亡。
“希望那里的家伙能够让人满意……”

其二 姐妹编辑本段回目录

“轰隆!”
红发刽子手突然感到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然后她的七窍在一瞬间被水灌满了。
“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被打入湖里了?”虽然痛苦难耐,但红发刽子手还是马上发现自己正在冲向雾湖的底部。她艰难地操纵气,使自己的速度慢下来,然后在水下翻了个身。
透过水面,她看见了将自己打入雾湖的对手的身姿。
恶魔的身姿。
(红魔馆)
“帕琪,那是什么声音?”蕾米莉亚猛然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带着惊讶的表情看向窗外——虽然窗外浓雾密布,什么都看不见。
“好像是落水声,”帕秋莉冷静地分析道,“有什么东西以很快的速度砸进了雾湖。”
“到底发生了什么……”蕾米莉亚话音未落,只见浓雾中出现了一丝黑色,从下往上,直冲天际。
“那是狂气!而且强度凌驾于芙兰的狂气之上!”帕秋莉惊讶莫名,“这怎么可能?!幻想乡怎么会有这种家伙?!”
“这……这是怎么回事?”蕾米莉亚的惊讶似乎更胜一筹,“为什么?这种如此熟悉,却又……又这么悲伤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蕾米?”帕秋莉把手在蕾米莉亚面前晃了晃,“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咦?”蕾米莉亚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淌落了两行清泪,“这又是怎么回事……”
“轰隆隆!”
又一声巨响传来。与刚才的巨响不同,这一次好像是从红魔馆的深处传来的。整个红魔馆随之颤抖起来,两人一时之间没有站稳,都栽倒在地。她们看着对方,忍不住苦笑起来。
“……通常说来,这种情况都意味着……”
“帕秋莉大人,大小姐,不好啦!”小恶魔在这时候闯了进来,看来情况已经危急到足以让她顾不得礼节了,“二小姐现在正在红魔馆的地下区域四处破坏,妖精女仆们根本拦不住她!”
“果然如此。”帕秋莉无可奈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吗?”
“总而言之,现在管不上外面发生的事了。”蕾米莉亚迅速擦了一下眼泪,冷静地下达了命令,“我们必须先把芙兰关回去。”
“那、那个……”
“怎么了,小恶魔?”帕秋莉察觉到她的不自然,“还有什么事需要跟我们说吗?”
“是、是的!”小恶魔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道,“二小姐这一次的暴走和以往有些不太一样!”
“不太一样?”帕秋莉和蕾米莉亚同时疑惑地问道。
“没错!二小姐她……”
(红魔馆地下区域)
“姐姐!你在哪儿啊!”
芙兰朵露一边叫着,一边挥舞着莱万汀,所到之处,尽成焦土。妖精女仆们完全无法阻止她,只能待在暂时还算安全的地方,然后默默祈祷蕾米莉亚和帕秋莉快点过来。
“二小姐还真是可怜呢,这一次又是为了和大小姐一起玩才暴走的吧?”一个妖精女仆忍不住感叹道。
“大小姐也有她的苦衷啊!如果放任二小姐的话,用不了几天,整个幻想乡就会被破坏殆尽了吧?”
“明明身为一对感情很好的姐妹,却不得不面对这种现实。斯卡雷特这个姓氏被诅咒了吗?”
“是吗?我觉得这次好像有些不同。”
“你说什么?”
其他的妖精女仆迅速将注意力集中在说这句话的妖精女仆身上。
“是啊。首先,大家都知道大小姐的名字是‘蕾米莉亚’,对吧?”
“这谁不知道啊!”
“二小姐应该称呼大小姐为‘姐姐’的,不过有时候可能是‘蕾米莉亚姐姐’。另外,帕秋莉大人称呼大小姐为‘蕾米’,所以二小姐也有可能称呼大小姐为‘蕾米姐姐’。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这个……就算你说的没错吧。”其他的妖精女仆想了想,同意了她的观点。
“那就奇怪了!我刚才亲耳听见二小姐说的一句话,但是用的却不是任何一个对大小姐的称呼!”
“诶诶诶?!怎么回事?你没听错吧?”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我听错了,可是我听见的称呼是……是……”

“别卖关子了!”
“别急嘛,我只是一时之间有些记不清了!”那个妖精女仆又想了想,然后突然把右拳捶在自己的左手上,“想起来了!二小姐当时说的是……”
“轰隆咔嚓!”一声巨响,这几个多事的妖精女仆们在一瞬间回归自然。
红魔馆的地下区域在一时之间只剩下芙兰朵露一个人。她突然停止了破坏,流着泪抬着头,漂浮在熊熊烈火之中,任由莱万汀从手中滑落下来。
她的双手缓缓举起,捂住双眼,但还是不能制止泪水流出。
她就这样漂浮着,直到蕾米莉亚与帕秋莉来到她身边。
“帕琪,这是什么情况?”蕾米莉亚莫名其妙地看着现在异常安静的芙兰朵露。
“我怎么知道?”帕秋莉只能认输,“别管那么多了,当务之急是把芙兰束缚住,别让她到处破坏。”
“说的也是。”蕾米莉亚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释放出命运锁链,缠绕在芙兰朵露的身上。这是最危险的环节。虽然芙兰朵露无法破坏命运锁链,但是如果她在此时攻击控制锁链的蕾米莉亚的话,蕾米莉亚连躲避的功夫都没有。即使有帕秋莉在一旁实施保护,蕾米莉亚还是曾经不止一次在束缚芙兰朵露时被她分尸。
幸运的是,这一次芙兰朵露异常地老实。她安安静静地让蕾米莉亚的锁链把自己绑得结结实实,连动都不动。
“太老实了,老实的不对劲儿。”帕秋莉不安地说。
“你也这么认为?”看来蕾米莉亚也有同样的顾虑。她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迅速回收锁链,把芙兰朵露拉过来。
“姐姐!姐姐!姐姐啊!”
芙兰朵露突然狂叫起来,周围的地面又一次遭到她的能力的无差别轰炸。
“芙兰,姐姐在这里!不要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蕾米莉亚连忙回应道,但是芙兰朵露并没有停止尖叫。
“姐姐!我要姐姐啊!”
“芙兰,我就在这里!”蕾米莉亚用力一拉,把芙兰朵露拉入自己的怀里,“不要怕,不要怕!已经没事了!”
“姐姐!姐姐!姐姐!”芙兰朵露还是叫个不停,仿佛自己面前的蕾米莉亚并不是自己真正的姐姐一样。
“芙兰……”
“我要露米姐姐啊!!!”
一个绝对不属于蕾米莉亚的称呼从芙兰朵露的口中蹦出来。蕾米莉亚与帕秋莉都在一瞬间愣住了。
在离红魔馆不远的地方,红发刽子手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她的四肢都被扭断,身上遍布斩伤,全身上下至少被贯穿了五个窟窿,但这些都不算最严重的,因为对于身为红龙的她而言,这些伤都是可以自我愈合的,只要生在她的天灵盖上的那根龙角还在。
但是,龙角已断,而且不是被斩断的,是被拔出来的。
是**纵黑暗的妖怪露米娅硬生生地拔出来的!

其三 邂逅?编辑本段回目录


露米娅站在不远处,身上缠绕着黑色的狂气。她的右手仍然紧握着从红发刽子手的头上拔下来的龙角。黑色的龙角在她的手中渐渐变成灰白色,然后,崩解。
胜负已分,但是露米娅似乎还不满足。她走上几步,一把抓住红发刽子手的头发,把红发刽子手拎了起来。
头上传来的刺痛使红发刽子手从昏迷中苏醒。她艰难地睁开眼睛,但是视野已经被鲜血所遮挡。她已经看不清面前的露米娅了。
“你这个可恶的怪物!”红发刽子手竭尽全力,发出了最后的咒骂。
“轰!”露米娅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在红发刽子手的下巴上,让她猛然飞入半空中!她飞得那么高,简直就要击中博丽大结界了!
然而,她不会永远往上飞。在达到至高点之后,红发刽子手在空中停留了一瞬间,然后就是下落,下落,不断的下落……
“扑哧!”
下落停止了。红发刽子手感到腹部传来的剧痛,痛得几乎令她昏厥过去。她本能地伸手去摸索,并在腹部的正前方摸到了一根冰冷的棒状物。
“这是……”疑惑只持续了一瞬间。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一根一头锋利的铁棒贯穿了自己的腹部。在那时,她并不知道,自己正好落在了红魔馆的钟楼的顶上,而贯穿自己的正是钟楼的避雷针,当然,她也没兴趣知道。红发刽子手现在唯一需要知道的是,鲜血正在无法抑制地从腹部的伤口流出,而自己的生命也在一点一点地流失。
“可恶……”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两只手都握在避雷针上,似乎想要扭断它。对于正常状态下的红发刽子手,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了,但是现在的她想要这么做,只会浪费自己所剩不多的体力而已。
她的头扭向右侧,只见露米娅正在逼近。
“完蛋了……”彻底绝望的红发刽子手又一次陷入昏迷。她的双手无力地从避雷针上滑落下来,悬在半空中。
鲜血从塔顶流下,流过墙面,流到大钟的表盘上。
指针丝毫没有受到这些变故的影响,仍然正常运作。巨大的秒针渐渐逼近,毫不动摇地准备与分针和时针在罗马数字十二上重合。
十二点整,大钟发出了悠扬的敲钟声。
聚集在露米娅身上的黑色狂气突然四散而去。仅仅一瞬间,露米娅就变回了那个弱小的操纵黑暗的妖怪。她很快察觉自己不应该出现在红魔馆的附近,于是连忙迅速释放出黑暗,然后融入无边无际的浓雾与夜色之中。
在烈火熊熊的红魔馆地下区域,芙兰朵露突然陷入昏迷。蕾米莉亚与帕秋莉在芙兰朵露陷入昏迷的那一瞬间也感受到了一股眩晕。
“……蕾米,芙兰怎么晕了过去?”帕秋莉揉了揉脑袋才问道。
“你看我像知道的样子吗?”蕾米莉亚无可奈何地反问道。
“看来这一次,芙兰又是因为想你才乱来的。”
“……我真是一个不合格的姐姐!”蕾米莉亚又一次流出泪水。她紧紧地抱住芙兰朵露,似乎再也不想分开了。
那个来历不明的“露米姐姐”的称呼,从她们的记忆中消失了。

红发刽子手在剧烈的头痛之中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红色的天花板,还有头上长有一对小翅膀的小恶魔。
“你醒了?太好了!”小恶魔连忙起身,准备通知蕾米莉亚与帕秋莉。
“等等!”红发刽子手伸手抓住了小恶魔,“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死了吗?”
“嗯,这个……”
“虽然我也不讨厌地狱,但是随便把别人家当成那种地方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红发侩子手。”蕾米莉亚迈着高傲的步伐进入房间,“早知道你这么没礼貌,我就不会把你从红魔馆的避雷针上救下来了。”
“红魔馆?”红发刽子手似乎有些惊讶。她连忙仔细端详起四周。
“是啊,这里是红魔馆,而我是红魔馆馆主蕾米莉亚·斯卡雷特。”蕾米莉亚直奔主题,“要参观可以先等等,红发刽子手。我问你,你为什么会被钉在我家的钟塔上?”
“这个……我记不清了。”红发刽子手一边说,一边傻笑着摸摸自己的头。突然,她脸色大变。
“我的角!我的角不见了!”她恐惧地在头上疯狂摸索,却始终只能摸到纱布,“我的角到哪儿去了!?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蕾米莉亚有些不情愿地回答道,“我把你救下来时,你的头上只有一个大洞。似乎有人把你的角和你的一部分头盖骨都拔掉了。”
“拔掉了?!不是吧!”红发刽子手变得更加惊慌,“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没有角的话,我就完蛋了!”
蕾米莉亚默不作声。帕秋莉已经研究过红发刽子手了,结论是红发刽子手是一条红龙。这种龙是龙族中最残暴的一种,存在的意义似乎就是战斗。与其他的龙一样,红龙的角是他们的精华,失去了角,力量会大打折扣。
然而,红龙的角还有另外一种用处,就是吸收戾气,使红龙能够不用睡眠,并保持战斗状态。吸收戾气并不是红龙的能力,而是本能,就像呼吸一样,不能靠自己的意志加以阻止。因为龙角源源不断地吸收戾气,所以红龙会永远处于战斗状态,直到死亡,即使他们并不想这么做。
失去了龙角,红发刽子手的实力可能连以前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但也使她从戾气中解放了出来。如果她的角还在的话,她可能已经斩落了小恶魔的脑袋,现在正与自己交战。
命运对她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呢?
“你的确完蛋了。”蕾米莉亚提醒道,“你杀了许多妖怪与人类,博丽巫女早就想要退治你了。如果是以前的你,或许还有可能对付巫女,但现在的你?哼!”
“……我真的完蛋了……”红发刽子手沮丧地低下头,一言不发。
“嘛,如果你求求我,我也不是不能保护你的。”
“咦?!斯卡雷特小姐,你说……?”
“如果你求求我,我能够收留你。”蕾米莉亚看了看脸上重新绽放光芒的红发刽子手,用她最有威严的语气说道,“当然,不是无偿的。你要为我工作,发誓忠诚于我,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这样的话,你就是红魔馆的一员了。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红魔馆的成员,就算是博丽巫女也不例外。”
“愿意愿意,我绝对愿意!”红发刽子手差点要给蕾米莉亚下跪磕头了,“我愿意为您工作,愿意为您效劳!从现在开始,您就是我的主人!”
“……失去龙角的你的性格产生的改变可真够大,红发刽子手……不。”蕾米莉亚想了想,又说,“那只是一个外号而已。你有名字吗?”
“嗯,没有,大小姐。”红发刽子手老老实实的承认道,“身为一条红龙,名字是没有必要的。”
“红龙真是一种讨厌的生物。”蕾米莉亚摇了摇头,“那么,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嗯,你就叫美铃好了。既然你是红龙,那你的姓氏就是红,可以吗?”
“红?红美铃?谢谢大小姐,这个名字很不错!”红发刽子手,不,现在应该叫她红美铃,对着蕾米莉亚鞠躬表示感谢,“那么,大小姐,我已经准备好了!请您告诉我我的工作是什么吧!”
“很好,美铃。”蕾米莉亚也很满意,“那么,从今天,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红魔馆的门卫了。”
“大小姐是要我守卫红魔馆的安全吗?”
“不仅如此。”蕾米莉亚回答道,“你有三个主要任务。”

终 第三个任务编辑本段回目录

“请您说明吧,大小姐。”
“首先,你必须尽你所能守卫红魔馆的安全。”
“好的,我一定会阻止那些入侵者的!”美铃郑重其事地说。
“那么,其次,当芙兰暴走的时候,你必须想办法阻止她离开红魔馆。”
“芙兰是……”
“是我的妹妹。”蕾米莉亚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悲伤,“因为她的能力太危险了,所以我把她关在红魔馆的地下室。我会带你去见她的。”
“……我明白了,大小姐。”看见蕾米莉亚的反应,美铃很知趣地不再深究,“那么,第三个任务是什么呢?”
“第三个任务是……”

现在是红雾异变结束后的第一个新月之夜,但是红魔馆的维修工作仍然没有结束。看着那些工作散漫的妖精女仆,女仆长十六夜咲夜觉得自己随时有可能得头痛病。幸好,除了自己以外,门卫红美铃的工作态度也相当认真,最近连瞌睡都很少打了。
“够一个小时了,该去看看美铃那边工作得怎么样了。”咲夜从月时计上确认了时间,然后朝着目的地走去。
然后,她在半路上遇上了正准备前往红魔馆的地下仓库的美铃。
“美铃,你在这儿干什么?”咲夜的表情说明她现在很生气,“工作做完了吗?”
“对、对不起,咲夜小姐……”美铃的声音越来越低。
“这一次你想被扣几年的工资?”
“等等,咲夜小姐!”美铃大惊失色,“我不是来偷懒的,实在是有事要做!求求您,不要扣我的工资啊!”
“是吗?”咲夜将信将疑,“是大小姐的命令吗?”
“是的!嗯,虽然是好几十年前的命令……”
“你竟然把大小姐的命令拖延了几十年才执行吗?!”咲夜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老实交代,这个命令是多少年前下的。你拖延了多少年,我就扣你多少年工资!”
“不是这样的啊!”美铃欲哭无泪。
“那么是怎么回事?”咲夜进一步逼问道。其实,她也明白,美铃再怎么懒,也不可能把蕾米莉亚的命令拖延好几十年。更有可能的情况是,蕾米莉亚在几十年前给了美铃一个命令,要美铃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做某件事。咲夜不知道这件事是什么,因为美铃从来没说过,自己也不可能直接问大小姐。她只知道,每个月的新月之夜,美铃就会失踪一会儿,而且绝对不会老实交代自己去哪里了。
“……好吧,咲夜小姐,让您知道也无所谓吧。”就这样,两人一起来到红魔馆的地下仓库。
当咲夜看见美铃拿出一把用来打开仓库的钥匙时,她惊讶莫名。
“美铃,你怎么会有仓库钥匙?”咲夜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随身携带的钥匙,直到确认所有的钥匙——当然也包括仓库钥匙——之后,严肃地问道。
“这个……这个是大小姐给我的。”
这一回咲夜更加惊异了。她是如此惊异,以至于忘了协助或阻止美铃,只是看着她进入仓库,把一个已经昏迷过去并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少年扛在肩上,然后走了出来。
“美铃,你要把他带到哪里去?!”直到美铃走到咲夜面前,她才猛然回过神来,然后抽出小刀,摆出战斗姿势,“他可是大小姐与二小姐的食物!”
“咲夜小姐,请您相信我,我需要他,需要这个食物!”美铃没有放下少年,但是她的态度也很坚决。
“……美铃,你是要去喂食吗?”咲夜很快明白过来。
“是的,咲夜小姐!”美铃突然颤抖了一下,差点把少年摔下来,看来喂食的对象让她感到害怕,“大小姐给我的命令是在每个月的满月之夜送一个人类给露米娅吃!”
“给露米娅吃?”咲夜莫名其妙。她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蕾米莉亚要给那个弱小的妖怪提供食物,但是美铃严肃认真的表情说明,这个命令是真实存在的。
“就是这样,咲夜小姐!”美铃用催促的语气说道,“请您让我快点去吧!我快要没时间了!”
“……美铃,我要和你一起去。”
“咲夜小姐?”美铃用一副傻傻的表情看着咲夜。
“我要确认露米娅确实吃掉了这个人类。如果其他妖怪吃了他,那就算没有完成大小姐的命令,不是吗?”
“嗯,也好。”美铃欣然同意,“我也不太想单独一个人面对露米娅。”
“美铃,”咲夜很不满意地说道,“身为红魔馆的门卫,你怎么能连露米娅都怕?”
“……咲夜小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一旦见到露米娅,我就会本能地想逃啊!”
“你不是和露米娅琪露诺她们是好朋友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就是怕露米娅!”她咽了口口水,“每一次,我一见到她,头上的龙角被拔断的地方就会隐隐作痛……”
咲夜没有说更多,但她突然产生一种感觉:露米娅很有可能是非常危险的妖怪,甚至可能比大小姐和二小姐还危险。
新月之夜的魔法森林,似乎比平常还要危险。每一块树荫,似乎都有可能藏着无数妖魔鬼怪。咲夜走在前面,为扛着“食物”的美铃开道。
“你是可以吃的人类吗?”一个娇嫩的童音突然从美铃身后响起。早被恐惧压迫到了极限的美铃终于“啊”的一叫,把少年摔在地上。少年的头摔破了,鲜血流了出来,渗入土地。
“好浪费啊。”露米娅抱起少年,用舌尖舔了舔他的伤口,“美铃,你把他摔坏了,里面的东西都流了出来。”
“对……对不起……”美铃似乎有些语无伦次。
“算了。”露米娅又仔细看了看少年,“啊,本来吃的很饱了,不过来点儿饭后甜点也很不错。”
咲夜谨慎地看着露米娅。她不能确定露米娅打算怎么吃少年,但露米娅的表现与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有一瞬间,她都开始怀疑露米娅会不会也是吸血鬼,甚至是蕾米莉亚与芙兰朵露的亲人。
不过,咲夜马上就打消了这种想法,因为她看清了露米娅的进食方式。
露米娅用双手握住少年的脖子,接下来,原本陷入昏迷的少年突然醒来。
“哇哇哇,救命啊!”
虽然看不出他身上多出了什么伤口,但是少年却惨叫不止。他的身体不断抽搐,就像坐上了电椅。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最诡异的:少年的身体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黑发变白,然后脱落,直到他的头顶寸草不生;皮肤凹陷下去,皱纹在几十秒之内就爬满了他的全身上下。
很快,少年不再动了。他身上最后的血色消失,整个人变得像一座石膏像。
“啊,真好吃!”露米娅感叹了一句,然后手上又一用力——
“扑哧!”少年粉碎了,只留下他的衣服,绑着他的绳子,以及一地灰白色的粉末。
“你……你到底是什么?”咲夜本能地退后一步。她现在与美铃一样,想离这个古怪的家伙尽量远一点。
“告诉蕾米莉亚,”露米娅并没有在意咲夜的问题,“先不用再给我送吃的了。我吃掉的那只麒麟可以让我饱好几年了。”
“麒麟?”美铃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说是冴月麟?!”
咲夜一时之间有些不明白,但是她却看见美铃脸上的表情更加恐惧了。
“嘻嘻嘻,露米娅不知道哦。”露米娅一边笑,一边走入树荫,“露米娅怎么会记得食物的名字呢?”
很快,露米娅消失在魔法森林的深处。她的笑声没有随着她的离去而消失,反而好像越来越响,越来越响。最后,整个森林似乎都回荡着她的笑声。
咲夜和美铃看着露米娅消失的方向,感到不寒而栗。她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或者更准确的说,她们不知道怎么走,才能躲过露米娅……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德拉库拉之死 下一篇帕秋莉的小小执念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6

收藏到:  

词条信息

HTYlanicer
HTYlanicer
超级管理员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IrisSepperin
IrisSepperin
毛玉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