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东方同人作品    同人小说    吧友作品    小说   

帕秋莉的小小执念

标签: 暂无标签

顶[2]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作者】Orgelmir (笔名)

【备注】东方冰泪伤 番外

目录

帕秋莉的小小执念编辑本段回目录

魔女通常不是很喜欢光明,她们经常把自己的家安在终年不见天日的的峡谷里或森林里。知识和日阴的少女帕秋莉·诺蕾姬也不例外,她的图书馆就建立在一个比红魔馆还要阴暗的峡谷里。当然,对于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与芙兰朵露·斯卡雷特而言,这样也不错,毕竟吸血鬼也很讨厌光明,阴暗的地方反而能使姐妹俩感到自在。
不过,无论再怎么自在,等人仍然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更何况帕秋莉的使魔小恶魔还不会泡姐妹俩喜欢的那种口味的红茶。
“帕秋莉,你该出来了!”已经等得很不耐烦的蕾米莉亚站在帕秋莉的房间外大声叫嚷道,可惜的是魔女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
“帕秋莉还真是磨蹭啊。”芙兰朵露漫不经心地举起右手,手上闪烁着一个光点,“姐姐,要不要我把她的书破坏几本?”
“你们俩要是敢对我的书乱来,我马上就在这里放皇家烈焰!”帕秋莉的声音突然从屋内传出来,“我说到做到!”
“帕秋莉大人,请您冷静一点!”小恶魔隔着门徒劳地劝说自己的主人。
“你们再等等,就快好了!”帕秋莉自言自语道,“真是的,见梅林大师这么大的一件事,竟然都不允许我好好准备一下。”
“嗯……嗯哼哼,说的也是,就让你再准备准备吧。”蕾米莉亚有些尴尬。
“姐姐,”芙兰朵露凑到蕾米莉亚的耳朵边上,小心翼翼地说,“你准备什么时候才告诉她梅林先生已经去世了呢?”
“……看情况吧。”蕾米莉亚说着,同时把自己的帽子拉得更低了。
与此同时,门开了。
帕秋莉的身上穿的并不是平常穿的宽大的睡衣(可以这么说吧?),而是一件雍容华贵的淡紫色晚装礼服。被睡衣隐藏起来的姣好身材,被这件晚装礼服完全表现了出来(简单来说就是凸显出帕秋莉的胸量了)。帕秋莉的头发也被她精心打理了一番,打成了一个得体美观的发髻。另外,帕秋莉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些珠宝首饰佩戴在身上,很显然,这些首饰都是诺蕾姬家的传家宝。帕秋莉的双手还戴上了丝制的长手套,用右手把一卷羊皮纸按在胸口,似乎那张纸是某种无价之宝。
“帕、帕秋莉大人?”小恶魔看着帕秋莉,感到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您的这身打扮是怎么回事?连我都从来没有见过!”
“小恶魔,不要太多管闲事哦。”帕秋莉说着,看向蕾米莉亚,“好了,蕾米莉亚,快带我去见梅林大师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帕秋莉,”蕾米莉亚的语调有些僵硬,“你这副打扮是符合礼仪的吗?你可是要去见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法师梅林啊。”
“那当然!好了好了,别磨蹭了!”帕秋莉现在比蕾米莉亚还要着急。
“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你像是要去勾引梅林先生……”
“嗯……蕾米莉亚,拜托你尊重我,我像那种女人吗?”帕秋莉有些心虚地反驳道。
“希望你不是……”
“帕秋莉,这是什么啊?”芙兰朵露突然走上前,把手伸向帕秋莉的羊皮纸,“能让我看看吗?”
“咦?啊!不、不行!”帕秋莉的态度异常强硬,“这是我要梅林大师观看并评析的手稿,是很珍贵的!”
“那有什么嘛,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弄坏的,好不好?”芙兰朵露步步紧逼。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这上面附有魔法,打开太久的话魔法就会失效的!我必须让梅林大师有足够的时间来考察我的魔法!”帕秋莉一口气说了出来,根本不像一个哮喘病人。
“我就看一下下!”芙兰朵露似乎也失去耐心了。她猛然抓住了羊皮纸的一端。在那一瞬间,芙兰朵露的能力被无意识地发动了。
“扑哧!”整卷羊皮纸突然碎成了一堆纸屑,附着在上面的魔力随风而逝。帕秋莉的脸色变得非常呆滞,好像她的灵魂随着羊皮纸一起被破坏了。
“你又调皮了,芙兰。”蕾米莉亚有些无奈地对自己的妹妹说道,芙兰朵露对此只是吐了吐舌头,“帕秋莉,你还好吧?你有备份手稿吗?”
“……结束了。”帕秋莉在僵硬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出这几个字来。
“帕秋莉?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芙兰朵露带着几分歉意说道。
“……一切都结束了。”
“帕秋莉?”蕾米莉亚突然发现帕秋莉身上似乎冒出了一些黑气,“你到底……”
“一切都结束了啊啊啊!!!”帕秋莉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我好不容易才从芙尔芙尔和赛帕尔那里得到的爱之契约被破坏了!我的那十三个迷情魔法被解除了!我的‘解救被尼涅芙所抛弃的梅林大师并与大师永结连理大作战’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啊啊啊啊!!!!”
看着接近崩溃的帕秋莉,蕾米莉亚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为梅林感到庆幸,因为梅林在与帕秋莉见面之前就已经去世了。

“帕秋莉大人让您二位见笑了,请原谅。”
“不,没什么。”蕾米莉亚哭笑不得地回答道,“话说回来,小恶魔你知道你的主人对梅林先生有这么强的执念吗?”
“我知道帕秋莉大人是梅林大人的崇拜者,可连我也想象不到帕秋莉大人的执念竟然达到了这种地步。”小恶魔苦笑着说,“不过,帕秋莉大人也有相当充分的理由去喜欢梅林大人。”
“哦?不仅仅是因为梅林先生是世界上最强的魔法师吧?”
“的确如此。”小恶魔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娓娓道来,“帕秋莉大人在正式获得永生的时候曾经遭遇了很多困难,并且遭到教廷的追捕。终于有一天,帕秋莉大人在翡冷翠被教廷的人捕获了。”
“……如果没有人救帕秋莉,她一定会被烧死的。”蕾米莉亚明白过来。
“这么说来,是梅林先生救了帕秋莉啰?”芙兰朵露也马上明白了。
“不仅如此。”小恶魔继续说道,“梅林大人还帮助帕秋莉大人解决了她的困难,使帕秋莉大人正式成为永生的魔女,并告诉了帕秋莉大人制造贤者之石的方法。”
“梅林先生知道得可真多啊!”芙兰朵露忍不住感叹道。
“是的,只不过……”小恶魔没有再说下去了,但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也知道她要说什么。
虽然梅林是一个几乎无所不知的大智者,但他曾经试图以自己的知识取代自己的感情。他的努力失败了,而且造成了很悲惨的后果,因为这个大智者亲手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感情幼稚的男人。感情幼稚的梅林对尼涅芙一见钟情,但尼涅芙的目的是得到梅林的力量。当她的目的达到时,她把梅林关入了康沃尔的魔室,用魔法师无法破解的魔咒封印了梅林。虽然后来梅林被斯卡雷特家所救,但梅林曾经遭受过的创伤却没有得到弥补。千百年来,梅林的故事在魔女中传播了一遍一遍又一遍。不知多少魔女曾经试图杀死尼涅芙,不知多少魔女费尽毕生的心血去破解魔室的封印,不知多少魔女为了让梅林感受到真正的爱而苦心钻研魔法。
帕秋莉也是这些魔女中的一员,虽然她的方法比较过分。
“帕秋莉现在在干什么呢?”蕾米莉亚继续问道。
“帕秋莉大人她……她在准备新的……新的爱情魔法道具吧?”小恶魔有些尴尬地回答道。
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的脑海里浮现出帕秋莉一边往坩埚里加入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边念叨着“梅林大师梅林大师梅林大师……”的诡异情景。
“……姐姐,你还是跟帕秋莉说实话吧。”芙兰朵露苦笑着对蕾米莉亚说,“否则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也觉得应该说实话,可是我心里没底啊。”蕾米莉亚揪着自己的头发说,“以帕秋莉对梅林先生的痴迷程度看,要是她知道梅林先生已经去世了,天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可是我们也不能永远瞒着帕秋莉啊!”说到这里,芙兰朵露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看向小恶魔,“小恶魔,可以拜托你告诉帕秋莉这件事吗?”
“请不要太难为我了,芙兰朵露小姐。”早就知道真相的小恶魔哭笑不得地说,“我可不想面对真的发起火来的帕秋莉大人。”
“看来只能麻烦你亲自告诉帕秋莉了,姐~姐~大~人~”
“芙兰,你……”蕾米莉亚知道,一旦芙兰朵露用“姐姐大人”来称呼自己,十有八九意味着这是她对自己的恶作剧。当然,蕾米莉亚也知道自己有责任告诉帕秋莉真相,因为骗帕秋莉梅林还在红魔馆中生活的就是蕾米莉亚本人。

“帕秋莉,你还好……”进入帕秋莉的房间的那一瞬间,蕾米莉亚发现情况比她预想的还要糟糕。只见帕秋莉一边把贤者之石像不要钱一样地投入一口坩埚里面,一边翻阅着她身边的几十本人皮书中的某一本,口中念叨着连身为吸血鬼的自己都觉得不祥的咒语——如果不是诅咒的话。
“快要好了!”帕秋莉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蕾米莉亚已经进来了,仍然忙于自己的工作,“接下来,要把我的血加进去……”
“帕秋莉,你在干什么呢?”蕾米莉亚小心翼翼地问。
“等等,这里还有注释……哦,如果用从心脏里直接流出来的血,成功率会高达百分之百啊!我要找一把长点的刀子来……”
“住手啊!”蕾米莉亚这时候才察觉到帕秋莉打算弄伤自己的心脏,连忙冲上去把她抓住,“你想死吗?!”
“不会不会不会的,我会及时用魔法修复心脏的……”帕秋莉一边说,一边用力挣脱蕾米莉亚的束缚。
“那也还是太冒险了啊!”
“为了梅林大师,冒这点险是值得的!”帕秋莉的态度还是很强硬,“你要是非阻挠我不可,我就要把你烧成灰烬!我说到做到!”
蕾米莉亚知道自己是不能阻止帕秋莉了。无奈之下,她只好和盘托出。
“可是梅林先生已经去世了!”并不响亮的一句话,在帕秋莉听来就像一连串惊雷在耳边炸响。
“去世了?哈,哈哈哈,你在开什么玩笑啊?梅林大师是世界上第一个永生魔法师,怎么可能会死?”
“他真的死了,帕秋莉!”蕾米莉亚的话不容置疑,“无论你做什么,梅林先生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不……不在人世?”帕秋莉古怪地笑了笑,“没……没关系。我这里有让死人复活的魔法,只要尸体还在……”
“……梅林先生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
“火、火化?!”帕秋莉的表情变得更加古怪,“骨、骨灰还在吗?有骨灰也可以重造一个身体……”
“我们是把梅林先生的尸体推入维苏威火山的火山口火化的,根本没有骨灰。”
说完这句,蕾米莉亚似乎看见帕秋莉一点一点地变成灰烬了。

虽然无法与梅林永结连理,但是帕秋莉最后还是成为了蕾米莉亚的同伴。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她不想失去看管梅林的魔法书的机会。然而,帕秋莉一来到红魔馆,就把自己锁在了巴瓦鲁大图书馆里,还不准任何人进入,包括她的使魔小恶魔。
今天的红魔馆的餐桌上,仍然没有帕秋莉的身影。
“姐姐,帕秋莉还没有从图书馆里出来吗?”芙兰朵露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仅如此,而且这一个多星期来她滴水未进。”蕾米莉亚也很无奈,“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永生的魔女,我们恐怕早就要给她收尸了。”
“真是一个好难伺候的魔女。”芙兰朵露顿时没了食欲,“姐姐,我们要她来看管梅林先生的魔法书真的是明智的选择吗?”
“我不知道。”蕾米莉亚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不过我现在有种感觉。我想梅林先生要我们把他的遗体投入维苏威火山的火山口火化,就是为了防止像帕秋莉这样的魔女把他复活。”
“……要是梅林先生真的与帕秋莉在一起生活的话,他一定不会幸福的。”芙兰朵露点了点头,“那种执念会毁灭梅林先生与帕秋莉自己的。”
“我也这么想。”
当然,现在的蕾米莉亚与芙兰朵露并不知道,用来形容帕秋莉这样的少女的最合适的形容词是“病娇”,那时候恐怕还没有这个词,但姐妹俩一致同意,梅林没有落入帕秋莉的魔掌,实在是太好了。
“……姐姐,我觉得我们还是去看看帕秋莉的情况比较好。我真的很害怕她对梅林先生的书乱来啊!”
“芙兰,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就这样,吸血鬼姐妹来到了巴瓦鲁图书馆的大门口。紧闭的大门和上面的魔法回路,散发着“禁止入内”的气息。
“……看来帕秋莉已经考虑到我们偷偷潜入图书馆的可能性了。”蕾米莉亚捂住脑袋,感到全身无力,“芙兰,我们恐怕无法进去了。”
“可恶啊,为什么我的能力无法破坏魔法这些能量类型的东西呢?!”芙兰朵露恶狠狠地瞪着大门。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更何况如果我们吵吵闹闹地打进去,帕秋莉肯定会有所戒备的。”蕾米莉亚想了想,把耳朵贴到墙壁上。
“姐姐你想干什么?”
“安静,芙兰!”蕾米莉亚小声回了一句,“希望帕秋莉没有在墙壁上施加隔音魔法,要不然就是以吸血鬼的听力也没办法隔着墙听见她的动静了。”
芙兰朵露明白了。她连忙也把耳朵贴在了墙壁上。
“……嘻嘻,呵呵,呵呵呵……”
“……姐姐,这是帕秋莉的笑声吗?”芙兰朵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安,“我觉得很糟糕的样子……”
“我也这么觉得。”蕾米莉亚咽下一口口水,“希望那家伙不是真的在干什么侮辱梅林先生的事情吧。”
“嘻嘻……啊!不要害羞啊,梅林大师!”
“……姐姐……”芙兰朵露神色难看地看向蕾米莉亚。
蕾米莉亚的表情并不比她好多少。
“姐姐,真的不采取行动吗?”
“芙兰,对不起。”蕾米莉亚带着悔恨的表情说,“如果有更好的选择的话,我现在就会把这家伙赶出去,可现在世界上只有帕秋莉知道怎么把红魔馆转移到幻想乡……”
“可她已经不是普通的变(分)态了吧?”芙兰朵露带着厌恶的表情说,“她明明已经完全不可能复活梅林先生了,却还……还……她到底在干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再仔细听听吧。”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梅林大师的魔法书。真不愧是梅林大师呕心沥血的杰作啊,都拥有与大师的灵魂联系的力量了。多亏了你们,我才能找到梅林大师的灵魂啊!”
“虽然只是灵魂,但是,没关系!灵魂与灵魂的交(分)合,比肉体关系还要美妙!梅林大师,您真是不合作。失去了不死之身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蕾米莉亚她们毁灭自己的遗体,使我都不能复活您了!您知道这对我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吗?不过,正是因为您的这种做法,我才能把您困在我的身体里啊!”
“不要反抗了,大师!凭您自己是无法离开我的身体的!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让我们的灵魂与智慧结合把,让我来爱您吧!”
“……姐姐。”芙兰朵露不声不响地召唤出莱万汀,“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觉得自己不能再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了。”
“你说得对,芙兰。”蕾米莉亚的手上出现了刚格尼尔之枪,“让我们从坏掉的帕秋莉手上救出梅林先生吧。”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红美铃光荣与悲剧的过去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2

收藏到:  

词条信息

HTYlanicer
HTYlanicer
超级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