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东方吧
东方吧Wiki >>所属分类 >> 东方同人作品    同人小说    吧友作品    小说   

露米娅·斯卡雷特 黑暗之肇源

标签: 暂无标签

顶[1]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露米娅·斯卡雷特

【备注】东方冰泪伤外传

【作者】Orgelmir (笔名)


目录

其一编辑本段回目录


文森特·斯卡雷特是斯卡雷特家有史以来名声最糟的家主。身为斯卡雷特家的家主,文森特却没有按照家律与德拉库拉的后裔结婚,而是与一个名为柯兰妮的非纯种吸血鬼结婚。准确地说,文森特在对柯兰妮一见钟情的时候,柯兰妮还是人类,是文森特把她变成吸血鬼的。虽然后来文森特还是迎娶了德拉库拉的后裔维多利亚,但是毫无疑问,他是被逼无奈的。
这些污点与文森特和柯兰妮的女儿露米娅·斯卡雷特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她是斯卡雷特家有史以来唯一一个日行者,流着斯卡雷特家家主之血的不祥的吸血鬼。
在露米娅的日行者身份被发现之后,斯卡雷特家的长老们打算把她杀死。虽然日行者是被吸血鬼一族排斥的存在,但是父爱与母爱是超越一切歧视与恐惧的。文森特与柯兰妮是那么的爱露米娅,就算她是日行者,就算吸血鬼一族将其视为不祥,这对父母都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夺取露米娅的生命。
斯卡雷特家的长老们最终同意了,但是他们不准露米娅进入斯卡雷特家的本家官邸。他们把露米娅送去了意大利的一间名为红魔屋的房屋里。那里只有一个名为玛丽安娜·道格拉斯(用用东镇的名字没关系吧?)的女仆照顾露米娅的饮食起居。玛丽是斯卡雷特家长老之一的格拉提诺·斯卡雷特的手下,原本是一个使用圣枪的修女,后来被格拉提诺打败并收为手下。她的任务与其说是照顾露米娅,不如说是监视露米娅。除了玛丽以外,就连文森特与柯兰妮都只能在露米娅的生日时去见她。
就这样,露米娅在她三岁的时候就与自己的亲生父母分离了,被她的同族放逐了。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日行者,一个连吸血鬼都惧怕并厌恶的存在。
然而,仅仅是放逐露米娅并不能让斯卡雷特家的长老们满意。他们真正想要的,仍然是杀死她。

“玛丽,你说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今年会给我带什么礼物来呢?”露米娅趴在桌子上看着文森特与柯兰妮的画像,兴致勃勃地对照顾自己的女仆询问道。
“一定会是很好很精美的礼物的,大小姐。”玛丽恭敬地回答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礼物是让我回斯卡雷特家。”露米娅有些悲伤地说道,“不过这种礼物就算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也没有吧?”
玛丽无言以对。虽然她最开始只是作为格拉提诺的手下来监视露米娅的,但是在与露米娅的相处之中,她早就真心把露米娅当成了一个值得她服侍的主人了。如果有办法让露米娅回到斯卡雷特家,玛丽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包括自己的生命,但是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玛丽唯一能做的,是好好照顾露米娅。这件工作绝对不容易。斯卡雷特家并没有给红魔屋提供多少经济上的支持,从斯卡雷特家寄来的生活费,大概刚够露米娅与玛丽两人的饮食费用,而且只能是平民等级的饮食。为了照顾好露米娅,玛丽身兼数职。她甚至有一份职业(分)杀(分)手的工作。这份工作风险极大,报酬却也非常丰厚。最重要的是,这份工作使玛丽能够为露米娅提供新鲜的血液饮用。为了保护并照顾露米娅,玛丽把自己的圣枪染上了人的鲜血。为了露米娅牺牲到了这种地步的玛丽,当然也愿意在紧急情况下为露米娅献上她自己的鲜血。
“大小姐,请您不要绝望。”在这种情况下,玛丽唯一能做的是给露米娅打气,“家主大人与夫人是不会放弃您的。他们一定会接您回去的。”
“谢谢你,玛丽。”露米娅的微笑,让玛丽看得心痛。
这时候,大门突然被推开了。玛丽警觉地举起自己血迹斑斑的长枪,护在露米娅面前。
“你在干什么,玛丽安娜·道格拉斯?!”一个苍老而愤怒的声音响起,“你竟敢对我如此不敬吗!”
玛丽这时候才看清她面前的来客。她有些不情愿地竖起长枪,跪倒在来客面前。
“万分抱歉,刚才我失礼了,格拉提诺大人。”


“很高兴再见到您,格拉提诺长老。”露米娅对着格拉提诺轻轻一鞠躬。
“礼节什么的就免了,露米娅。”格拉提诺没好气地回答。他脸上的皱纹与那两个手掌印形的烧伤,随着他的情绪的变动而扭曲起来,变得更加峥嵘。
那两处伤口和这具衰老的身躯,还有现在的自己失去了操纵命运的能力的现实,都是露米娅带来的。
身为斯卡雷特家最强的战士的格拉提诺,曾经多次面临生死关头。对于他而言,最接近死亡的体验就是被两岁大露米娅吸收生命力的那一次体验。在某种程度上,格拉提诺在那时就已经被露米娅杀死了,因为他再也当不了斯卡雷特家的战士了。
格拉提诺经历过无数的战斗,从来没有敌人能够摧毁他与他的力量,可露米娅在她两岁时仅仅用了五分钟就让格拉提诺再也不能参与战斗了。
“您今天亲自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露米娅带着礼节性的微笑问道。
“露米娅,”格拉提诺开门见山地说,“你想回斯卡雷特家吗?”
露米娅楞了一下。毫无疑问,回斯卡雷特家是她最希望的事情之一,但她没有天真到相信格拉提诺会提出不刁难自己的要求。
“当然想,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虽然很清楚格拉提诺的为人,但露米娅还是很决定地回答道。
“很好,露米娅。实在是太好了!”格拉提诺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笑容,虽然这个笑容只是让他的脸变得更加峥嵘。
格拉提诺提出的考验,准确地说更像是处决。他要露米娅进入宵暗之渊。那里是在诸神黄昏后弑光剑米斯特汀的所在地,充满了绝对的黑暗,就连身为夜间种族的吸血鬼都可能被那黑暗所吞噬同化。根据格拉提诺的说法,如果露米娅在进入了宵暗之渊后还能从里面出来,那么斯卡雷特家就允许她回去。
“我等着你的决定,露米娅。”格拉提诺说完了他要说的话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红魔屋。他不想与露米娅在一起多一秒钟。
屋子里又只剩下露米娅和玛丽两人了。
“大小姐,您真的确定要接受那个考验吗?”玛丽不无担心地问道,“虽然格拉提诺大人说家主大人与夫人都同意了,可……”
“我并不认为父亲大人与母亲大人同意这样的考验。”露米娅平静地回答道。
“……即使这样,您还是会接受格拉提诺大人的考验吧?”玛丽对露米娅的思考方式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了。
“如果这样可以使格拉提诺长老接受我,哪怕只是表面上接受我,那也不算太亏本,哪怕完成这个考验要花上十几二十年时间。”
“大小姐,您似乎很在意格拉提诺大人的看法。”玛丽忍不住说,“您对他的让步会不会太多了?”
“没办法啊,毕竟我对他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露米娅的表情突然变得坚定起来,“另外,虽然我并不认为通过他的考验就能让他原谅我,但是一旦我通过了考验,我就与格拉提诺·斯卡雷特两不相欠了。我不想带着对他的愧疚去面对他的敌视。”
“……也就是说,答应格拉提诺大人的考验,其实也是您对他的正式宣战吗?”玛丽有些惊讶地看着露米娅。在这时候,她才明白,露米娅并不是一个一味退缩的人。
“玛丽,你不会讨厌有这种想法的我吧?”
“怎么会呢,大小姐。”玛丽带着微笑跪在露米娅面前,“无论您的想法是什么,我都会为了实现那个想法而战。”
“真的太谢谢你了,玛丽。”
“无需言谢,大小姐。”玛丽说着,伸手拉开自己的衣领,露出自己的颈动脉。
“玛丽,你这是……”
“大小姐,我决定了。”玛丽面无惧色,“您说过,这个考验也许会用很长时间才能完成。我希望看见您通过考验的那一天,更希望永远陪伴在您身边,所以我要舍弃人类的身躯,成为吸血鬼!”
“可是……”
“大小姐,您在参与考验之前也需要补充体力吧?请允许我为您献上我的每一滴鲜血,并让我通过这种方式与您并肩作战吧!”
露米娅知道自己无法改变玛丽的决意了。她走到玛丽面前来,张开嘴,露出吸血鬼那特征性的尖牙,并把嘴伸到玛丽的颈动脉附近。


“谢谢你,玛丽。”
“这是我的荣幸,大小姐。”

宵暗之渊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峡谷,而是一个异空间。要去往那个地方并不容易,好在斯卡雷特家的本家大宅中就有一处通往那里的时空间隙,就是现在在露米娅他们面前的那个魔法阵中心的黑色区域。
“你准备好了吗,露米娅?”格拉提诺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看着露米娅。
“随时准备就绪,格拉提诺长老。”露米娅回头看向格拉提诺,那毫不退让的表情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很好,露米娅。那么在你进入宵暗之渊之前,把你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反正在那个地方,衣服什么的很快就会消失掉。”格拉提诺不想放弃任何一个羞辱露米娅的机会。
“我明白了。”露米娅面无难色。她解开身上的黑色长袍,露出雪白的肌肤。那肌肤与魔法阵中涌动着的黑暗形成鲜明对比。
“……你快给我滚下去!”格拉提诺愤怒地扭过头去。在他眼里,露米娅的胴体似乎是某种令人恶心的东西。
“我已经等了很久了。”露米娅毫无羞愧地微笑着,缓步走向宵暗之渊。
“露米娅,不要!”看着仪式进行到这一步,柯兰妮终于无法忍受了,她冲向露米娅,紧紧地抱住她,“不要去那里!”
“母亲大人……”
“柯兰妮,不要妨碍仪式。”格拉提诺不近人情地说道。
“格拉提诺,你这禽兽不如的家伙!”柯兰妮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露米娅才只有十岁啊!你怎么能让她去那种地方!你是想杀了露米娅,是不是?!”
格拉提诺似乎不屑于回答。
“文森特!你说两句啊!你是斯卡雷特家的家主,却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老怪物把你的女儿送去那种鬼地方吗?你回答我啊!”
性格软弱的文森特扭过头去,似乎不敢面对柯兰妮的愤怒。
“母亲大人,请不要生父亲大人的气。”露米娅微笑着抚摸着柯兰妮的头发,“您很清楚,这种事不是父亲大人能决定的。”
“可是,露米娅……”柯兰妮的双眼无法抑制地淌出泪水。
“不要难过,母亲大人。还是说,您不相信我可以通过这个考验呢?”
柯兰妮有些迷茫地看着露米娅。在那一瞬间,她明白了,露米娅并不是被逼无奈才接受这个考验。露米娅愿意接受格拉提诺强加给她的这一切,她远比柯兰妮想象中来得坚强。
露米娅伸出另一只手,牵住文森特的一只手。她把柯兰妮的手与文森特的手叠在一起。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在这里向你们宣誓,我一定会通过考验,回到你们的身边的。不要为我担心,不要为我而放弃你们自己的幸福。我只希望你们相信我,相信我一定会回来,无论要多久。”
“露米娅,我……”文森特看着自己的女儿,顿时自惭形秽。
“你一定要回来啊,露米娅!”柯兰妮比文森特要勇敢积极多了,“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
“多谢您的信任,母亲大人。”露米娅最后微笑了一次,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走向魔法阵,把双脚踏入那涌动着的黑暗之中。
她的身体马上被黑暗构成的荆棘捆绑住,被拖入宵暗之渊的深处。


其二编辑本段回目录


吸血鬼拥有长久到接近永恒的生命。对于他们而言,几十年的时间是很容易打发的。
然而,吸血鬼和所有的生物一样,会放弃,会遗忘,而且发生这种事往往用不着几十年的时间。
当第一个十年过去的时候,文森特似乎放弃了露米娅。他与斯卡雷特家的长老们妥协了,迎娶了德拉库拉的后裔维多利亚。本来,按照惯例,在迎娶维多利亚时,文森特应该得到德拉库拉的亲自接见的,但是德拉库拉并没有接见他。虽然这种违背惯例的对待让斯卡雷特家相当不满,但他们也没有胆大妄为到敢对德拉库拉的行为提出质疑。直到德拉库拉失踪很久之后,文森特才知道德拉库拉没有亲自接见他的真正原因:“我不想见一个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的家伙”。
第二个十年过去的时候,吸血鬼内战已经彻底爆发了。文森特忙于在内战中维持日薄西山的斯卡雷特家。所有的家族成员,包括仍然挂念着露米娅的柯兰妮在内,都或多或少地参加了战斗。露米娅的事成为了斯卡雷特家最无足轻重的事情之一。在此期间,玛丽安娜·道格拉斯展现出自己惊人的实力。她很快就在斯卡雷特家的军(分)团里得到了重要的职务。然而,玛丽提出了一个条件。她要求保留自己的女仆职务,并要求住在那个通往宵暗之渊的魔法阵附近。在玛丽的心里,自己永远是露米娅的女仆。
第三个十年过去的时候,在斯卡雷特家,大概只有柯兰妮和玛丽还把露米娅的事视为生命中的头等大事。文森特甚至试图让柯兰妮也接受露米娅已经不可能回来的“事实”,因为他觉得柯兰妮在露米娅身上投注了太多的心血,多到影响了他们之间的正常夫妻生活。事实上,文森特在此时已经逐渐疏远了柯兰妮,开始享受维多利亚的爱。他与维多利亚的婚姻虽然在一开始时是被逼无奈,但维多利亚却是真的很爱他。在文森特放弃了露米娅的时候,他也在放弃柯兰妮。至于格拉提诺他们?他们大概已经说服自己相信露米娅根本不存在了。
第四个十年过去的时候,1502年,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出生了。虽然她操纵命运的能力还没有觉醒,但她仍然是接替斯卡雷特家家主的最合适人选。现在,除了柯兰妮与玛丽之外,或许整个斯卡雷特家已经遗忘了露米娅的存在了。
1507年,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出生。
“母亲大人,您能让蕾米看看芙兰吗?”蕾米莉亚伸着双手,对维多利亚撒娇央求道。
“嗯,这个……”
“维多利亚,你就让蕾米抱抱芙兰吧。”文森特在一旁劝说道,“蕾米是很懂事的,一定不会伤害芙兰的。”
“好的好的,你要好好接住哦。”
蕾米莉亚抱着芙兰朵露,笑嘻嘻地走来走去。不一会儿,她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尖叫起来。
“母亲大人,芙兰的头发与蕾米的头发不是同一种颜色啊!”
“呵呵,没错呢。”维多利亚温柔地笑着说,“蕾米你有如同满月一般的银发,而芙兰则是象太阳一样的金发,的确是很不一样。不过即使是这样,你还是要好好照顾芙兰。她可是你的妹妹哦。”
“蕾米知道啦!”蕾米莉亚高声喊道,“唔,不过还是有点嫉妒芙兰呢。为什么芙兰有和姐姐一样的头发颜色而蕾米没有……”
“蕾米?你说什么?什么姐姐?”文森特在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是露米姐姐啊!”蕾米莉亚有些迷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玛丽告诉蕾米说在蕾米出生之前,您与柯兰妮夫人还有一个叫露米娅的女儿啊。难道说父亲大人忘记了吗?”
“玛丽告诉你的?”
“没错。”蕾米莉亚点点头,“玛丽还告诉我说露米姐姐还在那个通往宵暗之渊的魔法阵里修行呢!”
文森特突然感到双膝发软。他用手撑住桌子的一角才勉强没有倒下来。已经蒙尘的记忆似乎在那一瞬间苏醒了,露米娅的每一个笑容,每一次哭泣,还有她进入宵暗之渊前的宣誓,一下子变得历历在目。
“露米娅,我竟然……”泪水无法遏制地流淌着,但是这无法洗清自己的罪孽。在短暂的自责之后,文森特抬起头,目光坚定。
“维多利亚,蕾米和芙兰就先拜托你照顾了!”文森特朝着房门迅速走去。
“父亲大人?”
“文森特,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实现我和露米娅的约定!”
说完,文森特冲出房间,朝着那个他都快记不得位置的房间走去。


其三编辑本段回目录

自从文森特想起了露米娅之后,他决定重新关注露米娅的事情。从此以后,他每天都要前往那个通往宵暗之渊的房间,并非常仔细地询问今天的情况。维多利亚后来也对露米娅产生了兴趣,经常带着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去那里。
总的来说,露米娅的事又一次变得重要了,而且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姐姐产生了感情。有时候,她们会趴在魔法阵的边缘,开心地自言自语,似乎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与露米娅沟通。她们一点儿也不厌恶露米娅的日行者身份,反而有些羡慕,羡慕露米娅可以享受阳光的温暖。
这种情况当然不是格拉提诺想看见的。
1512年,格拉提诺等斯卡雷特家长老提出把斯卡雷特家从现在的本宅中转移。他们还决定把本宅摧毁,同时封闭那个通往宵暗之渊的时空间隙。
把露米娅永远地封闭在宵暗之渊。

“格拉提诺,你说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文森特怒视着格拉提诺,手上似乎随时会出现一把刚格尼尔之枪。
“放轻松点,文森特。”格拉提诺的表情比文森特冷静多了,“你知道,我们斯卡雷特家的本宅已经处于教廷势力的重重包围之下了,继续坐守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应该换个地方。”
“你是说,我们要离开这里?”文森特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把露米娅丢下?!”
“哼,那个日行者早就被宵暗之渊吞噬掉了,用不着管她。”格拉提诺的脸色变得洋洋得意起来。
“格拉提诺!”文森特猛然一把抓住格拉提诺的脖子,“不许这么说露米娅,你这混蛋!”
格拉提诺有些惊讶。在他的记忆里,生性懦弱的文森特从来没有做出过如此大胆的行为。一想到文森特是为了露米娅才如此大发雷霆,他也在一瞬间火冒三丈。
“文森特,你在干什么!”格拉提诺一拳打在文森特的脸上,使文森特的头侧向一边,“你怎么敢为了一个日行者而向我撒野!你把斯卡雷特的荣誉,把我族的尊严,把我看成什么了?!你根本没有资格再当斯卡雷特家的家主!”
“……不当就不当。”
“你……!”
“如果身为斯卡雷特家的家主就意味着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能保护,那这家主之位谁爱要谁要吧!”文森特针锋相对,“伯爵一定也会同意我的做法的!”
听见文森特拿德拉库拉来支持自己,格拉提诺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
“……无论如何,斯卡雷特家是搬定了,而且我们一定会摧毁这里!”格拉提诺恶狠狠地下了最后通牒,“我明天就会外出探寻适合我们的土地。”
“那我今天就放弃家主之位,而且我一定会留在这里陪着露米娅的。相信维多利亚和我们的孩子们也会留下来的。”文森特说着,起身离去,“另外,我不会允许你们把露米娅关在那一边的。”
“文森特!”格拉提诺猛然站起来,怒不可遏,“不要以为你可以随便放弃家主之位,更不要以为我会让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留下来!”他朝文森特的背影挥舞着拳头, “等到时机成熟,就是要我砍掉你们的四肢我也一定要把你们带走!你们还要引领斯卡雷特家走向最后的胜利,别想与一个日行者在一起!”他又重复了一遍,“永远别想!”


其四编辑本段回目录


“玛、玛丽?”蕾米莉亚小心翼翼地询问面前正在整理行装的女性。
“什么事,二小姐?”玛丽在问出这句话时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
“你知道我们要搬家这件事吗?”
“……当然知道,格拉提诺大人可是亲口跟我说了。”在说这句话之前,玛丽的动作凝滞了一下,然后她的双手颤抖起来,“而且要放弃大小姐。”
“……玛丽,你会放弃露米姐姐吗?”
“二小姐,您担心我是那种家伙吗?”玛丽微微一笑,“请您放心。我玛丽安娜·道格拉斯永远是露米娅大小姐的女仆,会永远忠诚于大小姐的。”
“露米姐姐有你这样的忠心耿耿的女仆真是好好哦,真希望你是我的女仆啊。”蕾米莉亚忍不住感叹道。
“那可不行,二小姐。我是大小姐的女仆,这一点永远不变。”玛丽微笑着回答,“放心吧,您一定也会碰到愿意为您献上自己的一切的人的。”


“嘻嘻,玛丽你真会说话!”蕾米莉亚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玛丽只是又笑了笑,然后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
“……玛丽,再问一句,你到底要干什么呢?”

“玛丽,等等我们啦!”蕾米莉亚有些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她的身后牵着几乎要栽跟斗的芙兰朵露。
“您总算来了,二小姐。”玛丽带着微笑看着二人,“还带来了三小姐。”
“芙兰才不是蕾米姐姐带来的!”芙兰朵露猛然甩开蕾米莉亚的手,“芙兰也是想来见露米姐姐的!”
“呵呵,我知道了,三小姐。谢谢您如此喜欢大小姐。”
芙兰朵露的脸色马上红起来了。
“好了好了,玛丽!我们快点去吧!”蕾米莉亚兴奋异常。
“……二小姐,三小姐,在进入宵暗之渊之前,请允许我再问一句。您二位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玛丽,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啊!”蕾米莉亚忍不住叫了出来。
“二小姐,三小姐,虽然我知道您二位的觉悟,但是请记住,宵暗之渊是绝对的黑暗之地,是一个可以说是有去无回的地方。要进入这里,需要把生死置之度外。我的生命早就已经托付给大小姐了,所以并不在意生死,但是您二位……”
“蕾米为了见露米姐姐,也愿意把生死置之度外!”
“芙、芙兰也是!”
看着两位千金大小姐,玛丽忍不住摇了摇头。她很怀疑只有十岁的蕾米莉亚和只有五岁的芙兰朵露是否理解生死的重要性。让她们去宵暗之渊恐怕是错误的,更何况连玛丽自己都并不肯定露米娅是否还活着。如果可以的话,玛丽仅仅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宵暗之渊找露米娅,但是现在,蕾米莉亚与芙兰朵露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抛下她们的吧?
“玛丽,你要干什么?!”正当玛丽犹豫的时候,文森特突然闯了进来,“你要把蕾米和芙兰带到那个地方吗?!”
“父、父亲大人?”蕾米莉亚看见文森特时似乎被吓坏了,“您……?”
“玛丽,你要带我的女儿们去什么地方?!你给我住手!”维多利亚就跟在文森特后面。
“快住手,玛丽!”柯兰妮也赶了过来,双眼含泪,“我已经失去了露米娅,现在已经把蕾米和芙兰当成我的孩子了!不要我再次失去孩子啊!
“母亲大人,柯兰妮夫人!”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似乎有些动摇,但是她们对视了一下,最后还是一起抱住了玛丽的腿部。
“蕾米,芙兰!”
“不要!”蕾米莉亚坚定地大叫道,“我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去宵暗之渊!我要和玛丽一起见到露米姐姐!”
“芙兰一定要和露米姐姐一起玩!”
看着姐妹俩坚决的样子,文森特他们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二小姐,三小姐。”玛丽弯下腰,温柔地抚摸了一下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的头,这种有点出格的行为让两个小女孩抬起头来,“我替大小姐谢谢你们。另外,这是我自己的道歉。”
“赫尔墨斯之眼·四连式!”
猛然提升至原来的一万倍的速度,根本不是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能够承受住的。两人的手在一瞬间就松开了,被玛丽甩向文森特他们。三人猝不及防,被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砸了个正着。
“真是太对不起了!”说完这句话,玛丽像一发子弹一样,冲入了宵暗之渊。
“玛丽!”在场的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玛丽消失,却无能为力。
“……玛丽,你这个大骗子!”蕾米莉亚哭了出来,“你明明答应我要带我去见露米姐姐!你骗我!”
“蕾、蕾米……”文森特看见哭泣的蕾米莉亚,突然抱住了她。
“父亲大人?”
“蕾米,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文森特很痛苦地说,“玛丽的选择是……是正确的!如果让你和芙兰去那里,你们会死的!”
“死?”蕾米莉亚泪眼汪汪地看着文森特,似乎还有些迷惑。
“是的!死了的话,你们就再也见不到我和你们的母亲了!你们谁也见不到了!”
“……父亲大人,那么玛丽呢?玛丽会死吗?”
“……会的,一定会的……”
“……玛丽,玛丽是大笨蛋……”蕾米莉亚说着,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


芙兰朵露似乎被蕾米莉亚感染了,也开始哭泣。
所有人在一瞬间陷入悲伤的气氛之中。他们都不想再看那给他们带来了这些悲剧的宵暗之渊。
所以他们没有发现宵暗之渊的黑暗发生了一下古怪的脉动。
然后,黑暗爆发了!
“怎么回事?!”文森特最先反应过来。他连忙把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推到了维多利亚和柯兰妮的怀里,并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她们。
黑暗继续涌动着,就像一个流出黑水的喷泉一样。
最后,一个不同于黑暗的东西从宵暗之渊的深处升了上来。
“那是……”虽然还看不出那是什么,但文森特却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目不转睛地看向那里。
其他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
终于,他们看清了那是什么。那是一个金发赤眼的身上一丝不挂的少女,她那白皙的肌肤与宵暗之渊的黑暗形成鲜明对比。她的双手握着一把样式古怪的长剑,剑柄看上去就像是用某种黑色的藤蔓编织而成的。少女的正前方还有一个陷入昏迷的女性,仔细一看那正是冲入宵暗之渊的玛丽!少女的背上还有一对恶魔的翅膀。她与玛丽迅速降落在地面上。
玛丽很快就睁开了眼睛,然后她辨认出了少女。
“大……大小姐?真的是您吗?”
“玛丽,你可真是乱来。”露米娅微笑着回答,“你知不知道带着你从宵暗之渊里上来比我自己一个上来要麻烦多少?”
“唔,万分抱歉,大小姐。”玛丽也笑了起来。
“姐姐?”蕾米莉亚大着胆子从文森特背后走出来,“你就是露米姐姐吗?”
“露米姐姐真的有和芙兰一样颜色的头发!”芙兰朵露跟着蕾米莉亚。
“呵呵,我当然是。”露米娅笑着回答,“要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在宵暗之渊里听你们说那么多话呢?”
“露米姐姐!”两个小女孩一起扑进了露米娅的怀里。
“露米娅,你真的是露米娅?”文森特看着露米娅,似乎还有点难以置信。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还有就是维多利亚夫人。”露米娅彬彬有礼地回答道,“没错,我就是露米娅。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格拉提诺长老。”
“你回来了,露米娅?”格拉提诺的身体整个陷入自己的椅子里,表达着他的沮丧与不满,“你的运气还真不错。”
“这可不仅仅是运气哦。”即使在格拉提诺面前,露米娅仍然保持着微笑,“这是我的命运才对。”
“你的命运?”格拉提诺露出厌恶的表情,“你的命运应该是不存在,要不然就是被宵暗之渊吞噬毁灭掉,而不是带着宵暗之渊赐予你的操纵黑暗的能力站在我面前!你这个日行者,受诅咒的不祥的怪物!”
“您对我的态度好像没有多少进步呢,格拉提诺长老。”露米娅继续微笑着,“总而言之,我通过了您的考验。按照约定,您应该允许我回斯卡雷特家,并允许我与我的父母还有蕾米和芙兰生活在一起,没错吧?”
“……你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的不祥身份再多些自觉?你应该永远待在宵暗之渊那里,你这个日行者!”格拉提诺已经有些强词夺理了。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随便你了,露米娅。”格拉提诺似乎终于放弃了,但是他的眼神仍然充满了敌视。
“……看来你并没有接受我的意思,格拉提诺。”露米娅的微笑终于消失了,连对格拉提诺的称呼都变了,“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你是指你找到了弑光剑米斯特汀那件事吗?”
“哦,你的消息还真灵通。”
“这么大件事,想不知道都很难啊!”格拉提诺盯着露米娅说,“不过,老实说,我真被吓了一跳。你竟然能够找到米斯特汀,看来仅仅论力量的话,你是斯卡雷特家有史以来最强的吸血鬼也说不定。”
“你知道这一点,以后还会敌视我吗?”
“露米娅!”格拉提诺的眼神无比坚定,“自从你给我留下这些伤害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了!你是一个不祥的存在!你做到的一切,仅仅意味着你不仅不祥,还危险异常!你明白了吗!”不仅仅是眼神,格拉提诺的皱纹,还有他脸色的那两处烧伤,似乎都在表达着这股敌意。
“……我明白了。”露米娅转身离开时说,“格拉提诺,从现在开始,我会视你为敌人的。我会防范你,监视你,必要时也会杀死你的。”
“你这是向我宣战吗,露米娅!”
露米娅的脚步停了一瞬间。
“是你先宣战的,格拉提诺。”

(完)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东方冰泪伤 第二卷 下一篇自机狙

东方吧Wiki现仍在不断修正完善中,如果您发现有任何确定的错误与疏漏
可以直接对错误进行改正补充,一起打造一个完善的东方Project专题Wiki
1

收藏到:  

词条信息

HTYlanicer
HTYlanicer
超级管理员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ジ麥芽糖♀
ジ麥芽糖♀
词条版主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